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恋爱脑的奸臣们如何自救 第162章 第一百六十二节

第162章 第一百六十二节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白明月立马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的了自己的脸,确认没有任何不妥之后,揣着手朝床边走去。

    “你不会告诉别人刚才你到了什么对吧?”白明月笑呵呵道。

    柔嫔皱眉,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后颈,一边回道“这可说不准,不过你刚才的那脸…戴面ju也是情有可原,没什么好说的。我对揭别人伤疤这件事不怎么喜欢,不过我对别人偷袭我这件事,很在意。”

    柔嫔揉了一会儿脖颈,冷静道“你是谁?你找我做什么?”

    白明月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在柔嫔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了好几遍还不死心,恨不能围着柔嫔转着。

    柔嫔一指头点在白明月的肩膀处,不屑道“把你那恶心人的眼神收一收,我对你这种病秧子没兴趣。”

    白明月思绪一拢,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病秧子?”

    柔嫔得意的挺了挺胸膛,单手抚上头上的发簪,骄傲道“你的额头上写着三个大字,我不行。”

    ……

    “你叫柔嫔是吧?”白明月皮笑肉不笑道。

    “怎么?你掳了我来却不知道我是谁?”柔嫔不屑道。

    近来自己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一个一个的都来找自己,偏偏长得都还不错,这让一个常年在后宫寂寞的女人了,无疑是雪上加霜的心情。

    “我找的是个叫幽兰的姑娘,谁知道小姑娘变成了深宫怨妇?”白明月在怼人这方面,从来不肯认输。

    “你……你怎么知道我入宫前的名字?”柔嫔准备今天回去黄历。

    这些不知名姓的人不光一个个的找自己,还知道自己的过往,知道自己的朋友,这太匪夷所思了。

    就好像你不知不觉间站到了一张网子的中间,网子上趴着的都是对你虎视眈眈的敌人,他们早就想好了几十种把你吃下去的方法,而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是谁。

    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白明月嗤笑一声,脚底一转,旋身的功夫拔下了她头上的一根发簪。

    白明月顺势坐在床榻边上,翘起了二郎腿,额前的碎发挡在了眉眼处,柔嫔着有些出神。

    白明月把银簪子在手掌心掂了掂,赞许道“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简单大方还实用。你有几根?八根以上?那你算的上老人了啊,你为什么待在这个破地方,难不成你喜欢闻子瑞那个花心萝卜?”

    柔嫔见自己的簪子被人这么轻松的拿了去,气急败坏道“把我的簪子还给我,不然今天我就让你死在这屋子里。”

    柔嫔把手按在了自己的后腰上,作势想要掏出什么致命的兵器。

    她没有带刀,随身的匕首也没有在换衣服的时候随手拿上,现在的她只有一种可以致命的武器。

    白明月拿着簪子指着柔嫔叫到“得得得,别拿你的蛊虫出来啊,浪费。我身上就有你们最猛的一只,你不必浪费其它的小角色在我身上,自己留着玩儿吧。幽兰,我们做个交易。”

    “你…你…”柔嫔了白明月的嬉皮笑脸,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然后,他到白明月对着自己扯了扯胸前的衣服。

    那里的肌肤底下有一道线。

    柔嫔几乎是被雷击中了一般,她一把揪住白明月的衣领,大力的撕开,白明月的胸口差不多尽收眼底。

    “喂喂喂,你一个有夫之妇,这么我的身子不合适吧?我还没娶媳妇呢?让她知道了多吃亏。”

    柔嫔一脸严肃的扳过白明月的肩膀,问“你怎么会有这种蛊毒?你和圣金的皇帝什么关系?你也是圣金的人?”

    “你这话问的怪异,为什么我要是圣金的人?我是别的国的,难道就没资格中这个蛊毒了?你们下这东西还有地域歧视呢?”白明月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故作潇洒的抹了抹额前的碎发,道“怎么样?你给我解蛊毒,我帮你做件事,上天入地,什么都行。”

    柔嫔想要开口,白明月继续说道“别说你不会。我打听到了,能解开这玩儿意的,只有你们的人。你们的人现在我能找到的只有你,所以你就是我能力范围内唯一能让我拜摆脱折磨的人。条件你开,我能办的尽力办,这交易你不会亏本。”

    柔嫔定了定心神,明白了白明月找自己的目的。

    他说的没错,这个蛊毒世上能解的人只有她们的人。

    她们的人?

    柔嫔故意推脱道“给你解蛊毒耗费的精力太大了,我实在是不想做这个交易。”

    白明月没有接话,他已经自己坐下倒茶喝去了,俨然一派屋子主人的样子。

    “你继续,我听着。”

    柔嫔自讨了没趣,道“要是你能给我带个人过来,我倒是可以勉强一试。”

    “谁?”白明月冷声道。

    “栀子。”

    “死人活人?”

    柔嫔闭了闭眼,轻声道“我现在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在哪里,无论死活,你只要带到我面前,我便帮你解开蛊毒。”

    “在哪儿?”白明月搁下了茶杯,按耐住内心的激动。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蛊毒如何而来,但是他知道的是,这蛊毒真不是人能忍受的了的。

    饶是霍老歪的医术如此的高超,也只能是给他在发病的时候略微减轻一下疼痛,根本就是隔靴搔痒,可是除了霍老歪的间接性止疼,目前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难题。

    好在白明月的朋友还算多,经过大家多年的多方打听,知道有一伙人可以解这蛊毒。

    那伙人就像是一个传说,或许就只是一个传说。

    相传她们有八个姐妹,从五六岁就被人圈养在蛊虫屋子里一起生活。

    她们每天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蛊虫。

    人人见而远之的蛊虫在这八个小姐妹眼里,和平常小孩子手里的毛毛虫一样,并没有特别可怕的地方。

    她们的生活,她们的骨血,和蛊虫紧密相连。

    这几个姐妹下蛊解蛊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若是能找到其中一位,那再厉害的蛊毒也能迎刃而解。

    几经辗转打听,白明月得之止息的后宫里,有一位当时被寨子里用来当做供品献祭的姑娘,就是传说中的八姐妹之一。

    白明月暗中做了很多的查证,发现一直被闻子瑞弃之不管不顾的柔嫔,就是那个传说的姑娘。

    白明月从霍老歪那里熬过了最难捱的蛊毒发作,想着一定要摆脱这要人命的病痛,强撑着病体来到了闻子瑞的后宫,想要一探究竟。

    起初见到柔嫔,白明月还有些怀疑,这么大大咧咧的姑娘会使用蛊毒?这怕是一脚下去都能把蛊虫踩死的货,居然是其中高手?

    可是从她一次次的眼神变化中,白明月基本可以断定,这个柔嫔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换言之,白明月的蛊毒是可以解的。

    白明月内心怎么能不激动呢?

    柔嫔着白明月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欣喜若狂,冷笑道“在哪儿我还没来得及问,不过我着…”柔嫔疑惑的推开门,在院子里走了一遭,索性使了轻功站在墙头上了自己的位置。

    柔嫔落地的时候哈哈大笑起来,“你说巧不巧,我要找的人就在这院子主人的府上。他走的时候还说去找闻子瑞说点国事,你知道他是谁吗?”

    白明月站在门槛处着外面的柔嫔站在院子中,碧绿的竹林前面站着花儿一样的姑娘,正兴高采烈的和自己说着话,这画面还真是好。

    等等,她说什么?这院子的主人?

    “你说的是闻子瑞?”白明月狐疑道。

    “不是。”柔嫔边说边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指向正是这里。

    白明月越瞧越觉得这个字迹有些眼熟。

    突然,他脑中闪过一道白光。

    “你是说…现在住在这里的男子的府上?你说的是圣金的金大人?”

    柔嫔收回纸条,随手折了一棵草儿拿在手里到处的抽打,“金大人?嗯,样子是个主子。怎么,很难对付?”

    “倒也不是难对付。你确定你找的人在他府上?女的?该不会是金大人私藏的女人什么的吧?夺人所什么的,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白明月拍着胸口心虚道。

    不过金陵月的年纪和自己也差不多,有钱有权又有样貌,府上有几个暖床的聊天的陪着写字画画的,说起来也并不奇怪。白明月甚至开始幻想金陵月那种阴晴不定的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像是柔嫔这种火爆脾气的估摸着不会喜欢。

    他应该喜欢那种小巧可的,说话温温柔的,最好有点粘人的那种吧?白明月心中暗暗地猜测。

    “你遭不遭天打雷劈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你这蛊毒再不解,你连今年雷劈最多的雨季都等不到。我说的对不对?”柔嫔调笑道。

    “你方才说叫什么名字。”

    “栀子。”

    “成交,我下次带着她来见你。你给我解蛊毒。”

    “没问题。”柔嫔说完想了想,拔了一根簪子放在桌子上,说道“你可以拿着我的簪子去找她,她绝对会跟你走。”

    “你功夫这么好,闻子瑞又不怎么限制你的自由,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她?”白明月说完就有些后悔。

    若是搁到别的府上,掳个人出来倒也不难。

    偏偏是在金陵月的府上,那难度系数直接从初级变成了高级,柔嫔对圣金不熟悉,一个人贸然前去,怕是会有危险。

    “闻子瑞需要我作为一个贡品在皇宫里摆着,我若是走了,他一定会暴跳如雷。你不知道吧,我有个相好的,有一次我俩正亲亲我我的让闻子瑞到了,即便这样他都没把我赶出去。你知道我对他有多重要了吧?”

    白明月随声点点头,随后惊讶的抬起了头,“你…给闻子瑞戴了顶绿帽子?”

    “没错。”


同类推荐: 帝国巨星超级仙学院地球唯一修士每次穿越都在风靡全世界超品战兵高升我的绝美老婆娱乐韩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