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投奔白月光的有钱兄长后 第60章 去吧(七分糖qwq)

第60章 去吧(七分糖qwq)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今年的雪来的似是格外的晚一些。一直到了除夕这一天,才落下了这一冬的第一场雪。

    楚荧却是莫名其妙地没了睡意。

    房里还有着炭烧过的暖意,房里熏过的淡淡的橘柚香味,带着枕边的青竹香味,往鼻孔里钻。

    睁了眼,便见在自己身边睡着的人,呼吸声很轻,却又均匀而绵长。面孔与面孔的距离不过尺余。借着微亮的天光,得清江斜阖着的眼,根根睫毛分明,脸上的线条瘦削又好,鼻梁高挺,薄唇精致,而两个人的青丝交织,落在枕上。

    当真是如画中走出来的谪仙一般的男子,楚荧小心翼翼地用指尖触过江斜和自己交缠在一起的发丝上。

    而这样一个男子,如今是自己的枕边人。

    ——他应当是喜欢龙阳的。

    楚荧静静地着对面的男子,脑中突然浮上来的念头让她颇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半晌后,又觉得也许是自己太贪心了些,收回自己正做着小动作的手。

    去年今日,她断了一双腿,还在尽日躺在病榻上,院子里只有两个丫头服侍着。

    那时的她甚至没有想过,今生还能有同谁共枕而眠。

    着身边的人的睡颜,她觉得心中空落落的,又觉得安详。

    冬日里天亮得迟。到了黎明的寅时,天色不过才微微泛了鱼肚白,透过不远处窗子的窗纸,落下些青白色的光。不同于往日,楚荧觉得今晨格外得安静些,平日的这会儿已是隐隐约约有了一两声麻雀的叫声,可今天竟是连鸟叫声都未听见,静谧的很。

    今日是除夕,怎的这般的静?

    楚荧心中有些好奇,想要起身爬出床外边去。才刚撑起了身子,缠绕在一起的发丝也是不再交织,锦被滑落,便发出了摩擦窸窸窣窣的声音。

    江斜向来浅眠,不过是一点点的响动,还是扰了他的梦。

    “怎的起这样早……”

    江斜还未睡醒,脑子还有些混沌,嗓音低沉又慵懒,就连眼都未睁开,只是伸手自然地揽在了楚荧腰上。隔着一层厚厚的锦被,楚荧依旧是能感受到江斜的臂弯,突然便是身子僵硬地停住了动作,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动弹。

    久久未得楚荧的回复,江斜这才又从睡意中强撑出了一丝清明,半睡半醒地睁开眼。

    江斜生得俊美,肤色本就白些,睁眼时候,长长的睫毛更是微微扇动,目光中还带着些未醒的朦胧睡意。这般精致玉颜,就连楚荧着,都不由地呼吸一滞。

    江斜睁了眼,映入眼帘的先是半坐、锦被滑落在胸口、面色通红的楚荧。

    然后,又注意到了,自己搭在楚荧腰上的手。

    ……

    一瞬间的沉默之后,江斜睡意瞬间便像是被抽光了一般,意识又重新回归脑中,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手。

    “……冒犯了。”江斜抿了抿唇,脸也有些红了,小声地道歉,不敢对上楚荧的眼神。

    但是心中却是又懊悔又窘迫,暗啐了自己一口——江斜自以为不是个轻浮的人,但是自己刚才到底在没有意识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

    楚荧把他当成合作伙伴,又不介意他在外边的诸多风言风语,愿意以夫人的身份待在他的身边,已是极好,若是被她误解了自己轻浮,那他……

    “我方才不是故意的。”江斜也不敢想,坐起身来,“对不起……”

    楚荧只是低着头,咬了咬唇,有些局促地轻声回道“无妨的。”

    “嗯……”感受到楚荧话中的拘束,江斜也不知该如何去回,顿了顿,又转了个话题,小心翼翼地问,“怎么起的这般早?今日岁除,家中的杂事也不必你动手。”

    “只是觉得今晨甚是安静,便想出去。”楚荧望了一眼窗子。

    江斜已是没了睡意,陪着楚荧一同去了窗边,楚荧伸手支了窗子。

    屋子里正暖,而外面的空气则有些凉,扑到楚荧的脸上,楚荧眼睛却是登时便是亮了起来。

    下雪了。

    这是今年的初雪。尽管活了两世,她也早已不是小孩子了,楚荧到雪时候,还是会感到小小的雀跃。

    楚荧走到门边想要出去雪,又被江斜强行拽了回来,督促她去好好地穿了鞋袜,又给她拿了自己的大氅披上。

    雪不大,才是清晨,下得安静,院中覆了平整的薄雪,地面的雪色莹白,却是突兀地留下了一串脚印。

    楚荧站在院子里,身上披着江斜黑色的大氅,脸被冻得有些红,却又楚楚可。院中的梅树也是早就开了花,漆黑的树干弯弯折折,红梅傲寒而立,点点薄雪落在花上相映。而楚荧,便站在梅枝树后,隔着簌簌地小雪,从花枝间笑盈盈地江斜。

    “夫君,寒梅傲雪,当真是好的。”

    天地寂静无声,小雪无声地下,落在楚荧披在乌润的发顶和青丝之间,披着大氅的肩上,黑色的细毛间也是落了颗颗雪花。而楚荧弯着眉眼,伸出自己的手,用指尖轻轻点过沾了雪的鲜红色花苞。

    花当赠美人。

    江斜无端地想起七夕那时赏花会上,太子萧端在众人面前对楚荧说过的话——当真是不错的。而那时候,楚荧却没有接萧端递来的合欢花。

    江斜眼中闪过狭促狡黠的光,静静走到楚荧的身边。

    他拂去了楚荧发顶肩头落的细雪,然后抬手,从花树上拈了一朵开得正好的红梅。

    楚荧抬眼去他,却望进了江斜眼中带着温和笑意。

    江斜挽了她耳边碎发,然后将这朵红梅缀入她的发间,指腹却是无意间蹭过楚荧的面庞。指腹掠过之处,却是带起了些热意。

    少女一张芙蓉面生得精致,脸上可疑的红晕不知是不是被冻成这般的,楚荧盯着江斜的眼睛,目光闪烁,最后只是抿了抿唇,又张口问

    “好吗?”

    顿了顿,又赶忙匆匆补上话

    “——我是说花。”

    “好。”江斜的指节抵在唇边,有些局促地轻咳一声。

    吱呀——

    院侧的厢房突然传来了推门的声音,素雪才刚起来,准备去为两位主子准备今日的行头,才刚推门出来,就撞见梅花树间站着的二人。

    三人面面相觑。

    “……少爷、少夫人。”最后还是素雪先僵硬地行了个礼,溜之大吉了,“我先给少爷和少夫人去准备今日入宫的行头。”

    今日除夕,宫中要举行晚宴抚慰朝臣一年为朝廷的辛劳,承阳候府自然也是要进宫的。

    素雪匆匆行了礼走了之后,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瑞雪兆丰年,明年应当是个好年头。”江斜找了个话题,打破两个人的尴尬气氛,却发现在这句话之后,楚荧的表情一点一点凝固在脸上。

    “江斜,或许明年……”楚荧强撑出一丝笑容,话有些颤抖,却又没有办法开口接下去,生生停在了唇边。

    江斜同楚荧也算是日夜相伴数月,又怎能不出楚荧面上突然转了神情,问“明年如何?”

    楚荧最后又只能另寻了个说法,有些生硬地道“今年雪下得晚,怕是会下得比往年大些,北地怕是不好熬过去……也不知公公向皇上传达的话,皇上可有在安排。”

    “父亲之前也说过了,皇上也应当是觉得颇有道理,前些日子便派人向西北提前送去了些御寒的衣物和棉被,又让江南一地调了些粮食和春耕用的种子过去。”江斜答,又问,“阿荧为何对大雪一事如此谨慎,可还是那日做的噩梦?”

    楚荧这才安心了些,点了点头。

    去年下雪的时候,楚荧已是病在床上,日日靠着药石吊着性命,对于下雪一事也是没什么记忆。在江斜提到“瑞雪兆丰年”时候,楚荧才猛地意识到,怕是上一世,西北那场大雪,就快要到了。

    就连上一世的她那样,今日缠绵病榻的人,都是听说了,那场雪灾影响了春耕,民不聊生,就连京城里也是涌入了不少流民。

    上一世便是,江斜向北地运送粮食时候,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但她又无法开口,说出自己重活一世的事情。不是她不想说,而是重生,这般离奇怪异的事,有多少人轻易地就相信?更何况,她上一世所见所闻,不过也只是停留在秦府那昏暗的屋子里罢了,又有什么说服力。

    让承阳候江毅向皇上进言、自己又在京中屯了粮、办了接济流民的慈善坊。

    她已经把自己能做的全都做了,唯有天灾,是她左右不了的。

    半晌后,楚荧方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江斜?”

    “嗯?”

    雪下得比清晨时候似是又大了些,二人明明站得很近,不过几尺的距离,风吹得雪纷纷地落,扑在楚荧的身上面上,雪花乱了视线,让楚荧觉得隔着风雪,江斜的身形模糊不真切。

    “夫君?”

    楚荧忍不住又开口确认。

    “我在。”

    江斜答,声音温润如玉,却让楚荧凭空地感觉安心。

    他还在。

    “今日的宫宴,我恐怕不能去了……”

    楚荧小声道。

    “为何。”

    江斜笑着问,话中却没有责怪,也没有疑惑,只是单纯地寻个理由。

    成亲以来,他一直是以诚待她,从不疑她。

    “我放心不下慈善坊,今日除夕,是我的慈善坊第一次开坊施粥,我放心不下,还是想亲自过去着。”

    楚荧抬眸对上他的眼。

    “我明白了。”

    “那宫中那头……”

    “不用担心,若是有什么新鲜事,我回来讲给你听。”

    江斜摇摇头,面上笑得清隽“去吧,楚老板。”

    “那我去了。”

    楚荧目光终于坚定下来,笑了笑,准备回屋更衣。

    “阿荧。”

    才转身两步,楚荧突然被江斜叫住。

    “嗯?”

    楚荧回头去江斜,却见江斜懒洋洋地倚在梅树的枝干上,一张过分好的面孔带着些风流的笑意,身上已是染了雪,同树上的梅花交相辉映。

    “早点回来,江某想同你一起烟花。”


同类推荐: 帝国巨星超级仙学院地球唯一修士每次穿越都在风靡全世界超品战兵高升我的绝美老婆娱乐韩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