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自闭也要救世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 第 51 章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魏冠靑缺乏怜悯心,汪黔羽也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

    但这画面就发生在她眼前。

    山坡下传来充满干呕声的惨叫哀嚎,让她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削尖的木棍深入口腔,正在野蛮地向更深处进入。

    汪黔羽人像是刚从冰窖中捞出来一样浑身冰冷僵硬,满头冷汗,站着一动不动。

    “我知道了。”见她这样,魏冠靑抬起左手覆上她冰凉的后背轻轻安抚,侧身望向山坡下方,抬起持枪的右手目光一凝。

    砰地一声!枪声在山中响起。

    山坡下双手持木棍正往□□男人口中继续捅的古猿,浑身一僵,应声倒地。

    其他古猿围住这具尸体一阵慌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呕!tui!

    喉咙里的木棍抽出,□□男人扭身干呕,吐出一口血水,和另一个男人一起抬头望向山坡上。

    这群猿人不知道刚才的声音意味着什么,但他们知道。

    因为背光,他们只能到山坡上一高一矮两个修长的身影。

    魏冠靑却没有下面,而是低头着跟前还没有完全缓过来的汪黔羽,冷淡的眼中藏着淡淡的温柔“你找个地方躲着,等我把这些古猿引走后,你去救那两个人带他们回到车那边,后备箱还有几把枪,在那里等我回去。”

    说着他放开汪黔羽,侧身向山坡下终于发现他们的古猿走去。

    手中的枪砰砰几个点射,从容又精准地打在又捡起木棍回到□□男人旁身的几个强壮古猿额头,枪枪毙命。

    古猿望着随着砰砰的响声一一倒地的同伴,以及向他们走下来的一个人,这冲破了他们的认知,他们迷惑又犹豫跑到倒地的同伴摇晃着他们,嘴里哇哇叫着什么。

    着他们这反应魏冠靑眼底微微一闪,子弹还剩三发,而这里还有近二十人,他最多只能再用一发把他们成功引走,因为他必须留下两颗子弹自保。

    最后这一枪,魏冠靑在这群古猿中寻找,最后枪口停在一个依偎在一只雌性古猿怀中的幼小古猿心脏。

    砰!

    这名幼小的古猿倒在它母亲怀中,一群古猿们围上去愤怒地哀嚎,转头咆哮着全部向魏冠靑冲来。

    嗷嗷!!

    魏冠靑回头了眼山坡上的人,拿着枪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所有古猿都跟着魏冠靑跑远,坡底下只剩两个不断挣扎的人类和一地七具古猿尸体。

    汪黔羽动了动僵硬的四肢,向山坡下跑去。

    绕过一地的尸体跑到两人身后,解绑在他们身上的藤蔓。

    “快点!快点!”

    男人盯着古猿离开的方向,死里逃生的他扭动□□的身体大声催促。

    汪黔羽额头微微冒汗,手指头有些僵硬,这些藤蔓太紧了。

    花近了一分钟多钟的时间她才解开这个人,连忙又跑去解另一个人。

    松绑的男人站起来活动四肢,松了松发酸的口腔唾了口血水,怒狠狠踹地上的古猿尸体“我干他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来的野人?”

    而第二个人沉默地着汪黔羽思索着什么没有说话。

    汪黔羽给第二个人松绑后,起身望向魏冠靑离开的方向,虽然很担心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回头对这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说“跟我来,我们车里有枪。”

    “不早说,拿到枪我不干死这群野人!”□□的男人穿上自己破烂的勉强蔽体的衣服,跟汪黔羽身后跑。

    这两人跟汪黔羽跑了一段,跑到大峡谷入口想起这里就是他们坠车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们想她的车子应该也在那,撇开跑得太慢的汪黔羽他们撒腿往峡谷深处跑。

    两人远远一眼就到撞在出租车后的法拉利,诧异的眼底划过一丝阴晦,他们对了一眼。

    略微沉默的男人走到法拉利后,拍了拍车后盖意味不明说“不愧是法拉利啊,从那么高的地方冲下来,那两人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他们要不是及时跳车,早就和那辆破出租一起摔成了肉酱。

    衣服破烂的男人一脸可惜地摸着法拉利完美的车身,走过车尾,说“先有什么!”

    他们打开车后箱,里面有个武器袋,在袋子里面他们到两把□□和一把自动□□,眼睛一亮。

    沉默的男人脸色一沉,向才追上来的女人,说“那个男人不是个普通人。”

    另一个男人拿起枪想起刚才的经历现在还觉得嗓子眼疼,心里一股恶气,说“先不管这些,去干死那群野人!”

    两人抱着抢又往回跑,经过汪黔羽身边时没有任何停留。

    汪黔羽疑惑地停下,回头,气喘吁吁着他们。

    两人的模样知道他们是要去做什么,想起魏冠靑的叮嘱,汪黔羽犹豫了下跟上两人。

    两个男人人高腿长一步顶汪黔羽三步,很快他们的背影又要消失在她视野中。

    汪黔羽心底一急加快速度,啪!一跤摔在乱石上,在锋利的石刃留下暗色的鲜血。

    望着前面越来越小的身影,她立刻爬起来追赶,谷底乱石嶙峋,她接连又摔了好几跤。

    等她跑出大峡谷时已经不到那两个人,汪黔羽茫然地望了一圈这片广袤的大草原,她不知道那两个人跑到哪里去了,不过她记得和魏冠靑分开的地方。

    她转身向和魏冠靑分开的地方奋力跑。

    魏冠靑只有一把枪,那么多古猿都追着他去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回到发现古猿的山坡上,汪黔羽只见山坡下有一只恐齿猫正在掏古猿尸体的内脏,每具尸体都被开膛破肚,脏器流了一地。

    在她地出神的片刻,耳边猛地响起一声枪响,她猛地一怔僵硬地回头。

    吼嗷!一声短促的兽嚎,她身后草地上趴着一只凶狠的恐齿猫,是刚才那只偷袭失败的恐齿猫。

    汪黔羽扭头向另一个侧去,只见魏冠靑从土包后走出来,汪黔羽怔怔地着他。

    走到汪黔羽跟前,魏冠靑发现她双臂的血迹,微微皱眉抬起她两条手腕仔细查,问“那两个人呢?”

    话音刚落他像是感觉到什么,扭头向一边,只见两个男人抱着枪站在不远处略高地望着他们。

    留意到他们抱枪的姿势和眉眼中的戾气,魏冠靑眼底动了动,不动声色地低头,细心将汪黔羽被划破沾了血和泥土的衣袖一层层往上折,露出伤口。

    两个男人远远地打量了魏冠靑一会抱着枪走过来,但是保持着距离没有走近,问“那些野人呢?”

    寻常人尽管是到了这种关头拿着枪都会犯怵,而这两个人抱枪姿势固然不标准,但起来心里毫无负担,有这种心理素质的怕不是普通人,再结合他们眉眼中的戾气,魏冠靑大概可以猜测到他们是什么人。

    着安安静静抬着双手的汪黔羽,如果她知道她救的是两个不值得救的人,会怎么想?

    察觉到魏冠靑的目光,汪黔羽抬起头来他。

    对上她干净的双眼,魏冠靑轻轻笑了笑。

    “好了只能先这样,伤口不要碰到脏东西。”

    魏冠靑扭头向明显对他持有戒心的两人说“现在不是去找那些古猿报复的时候,我们应该先回去。”

    两人对视一眼,觉得这人可能知道些什么,问“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地方?!市外怎么有这么荒的地方?还有这些野兽野人?”

    举目望去方圆十几里都是荒地,这绝对不是市区郊外。

    魏冠靑扶着汪黔羽的后背,带着她从两人身边走过“你可以理解我们是穿越时空来到了史前世界,现在我们要去时空隧道还在不在,能不能回去。”

    一听魏冠靑的话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瞪大双眼不敢相信,但刚才几个小时经历的一切,让他们找不到其他解释。

    “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两人转身怀疑地向魏冠靑,而且车里还带着枪,他们早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猜测,”魏冠靑不喜欢解释,他回头了眼两人手中的枪,眼底一深,说“你们应该也到我的车了,我们两个人也是莫名其妙来到这里。”

    除了还不清状况的汪黔羽,魏冠靑和这两人都在提防着对方,也能感觉到对方的警惕。

    情况很微妙,魏冠靑手中这把枪,剩下的最后一发子弹已经给了刚才那只偷袭汪黔羽的恐齿猫。

    两个男人也还是更想回去,跟在魏冠靑和汪黔羽身后,问“你又怎么知道时空隧道在哪里?”

    魏冠靑温热的掌心托着汪黔羽单薄的后背,低头她脸微微发白嘴唇抿直,每走一步眉头都会微微一动。

    视线往下移到她的裙摆前血迹斑斑点点,大概膝盖也嗑伤了。

    他在的时候没有让她受一点伤,只是分开这一会,她就到处都是伤,听到身后两人的声音,魏冠靑冷冷地勾动嘴角,道“猜测。”

    是她自食其果救了不该救的人,但这两个人也确实让他厌烦。

    汪黔羽回头了眼跟在后头的两个男人,发觉气氛有些紧张,不过她也没多想,回头前路希望异常点还在。

    他们大概爬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缓坡,终于到达他们坠车的坡顶。

    可是坡顶空空如也。

    汪黔羽望着那微微睁大双眼,魏冠靑眼底幽深。

    抱枪的两人快步走到坡顶望下望,陡俊的山坡底下是他们那两辆变形的车,这里就是他们冲下去的地方,可是周围什么都没有到!

    两人有种被人戏耍的愤怒,转身问魏冠靑“你们说的时空隧道呢?”

    “如果有的话应该就在这上面,这里没有那就没有。”魏冠靑语气平淡。

    汪黔羽抬头向魏冠靑,对他平静感到惊讶,毕竟异常点消失了意味着他们就得永远被困在这里了。

    “你耍我们吗?!一会说有一会说没有!”

    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魏冠靑依旧从容不迫,声音冷淡有力向他们说道“记住刚刚是我们救了你们,耍你们?有必要吗?”

    两人略微思索,了魏冠靑又了眼他身旁惊惶无措的女人,眼底晦暗不明瞟了眼魏冠靑手中的□□,“那照你的意思,我们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而且也回不去了?”

    魏冠靑没有说话,沉眉着他们。

    两人忽然笑了,着魏冠靑意有所指,说“兄弟你在原来的世界应该混得不错吧?应该还不是普通人,普通人可没有这些家伙。”

    拍了拍怀中的枪,其中一个不怀好意地笑着说“你枪里应该没有子弹了吧。”

    话音未落只听猛地一声枪响!

    他忽然举起□□朝魏冠靑腹部中开了一枪。

    魏冠靑腹部中弹身体微微向前一弯,按住火烧一样的腹部,眉头紧锁却没有丝毫惊讶,扶着被吓坏了的汪黔羽缓缓半跪半蹲在地上。

    汪黔羽跪在魏冠靑身旁,呆呆地着他迅速被献血浸染的衬衣,这突然的一下让她整个人都懵了。

    开枪的人俯魏冠靑,狞笑道“在你到底救了我们一命的份上,我们不杀你,只是给你一枪。”

    汪黔羽嘴唇颤抖,手足无措地着魏冠靑腹部涌出的血。

    “为什么?为什么…”

    她惊惶的模样魏冠靑反倒异常冷静,人的本性自私贪婪就像那群古猿一样,只要学会了用火那它们就会尽一切可能猎捕一切可以食用的生物,他们是由这些古猿进化而来,本性无法改变,为了生存可以做一切,道德这种东西只是为了维持社会正常秩序而出现的一个无形的枷锁,一旦离开了那个社会,这个枷锁就会逐渐消失,更何况是对于这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人。

    其实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他们,他和她也属于社会边缘人,法律与道德在他们心中存在感微弱,因此他们更能够理解这两个人的反应。

    也因为他们知道人性的模样,所以能够坦然面对它的幽暗。

    但即使如此,也改变不了她的善良,这是她要救的人,他帮她救,只是带来的相应后果,需要她来面对承担。

    “哪有什么为什么,真要说的话那就是如果这里真是你们说的远古,那我们总得需要个女人,”其中一个男人说着往前大步一跨,一把抓住汪黔羽的手臂把人拽过去。

    魏冠靑双眼微微一睁,下意识伸出手抓住汪黔羽这只手臂。

    着被拉扯在两人之间的女人,他知道她被带走会遭受什么。

    她的选择,她应该承担后果,这样才能长教训,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但知道教训就已经行了!这种程度的后果他不想让她承担!魏冠靑用力收紧这只手。

    “唔啊!”

    他这只沾满血的手刚在抓在汪黔羽手臂上一条一寸长的伤口子上。

    汪黔羽疼得眉头都挤在一起,但魏冠靑紧紧抓着始终没放手,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血从两只手相交处一滴一滴滴落在贫瘠的草地上。

    魏冠靑向两个男人,尽管模样狼狈,和两人谈判时气场不弱“放了她,等我们回去,无论是女人钱还是权利我都会给你们。”

    抓着汪黔羽手臂的男人微微一顿,忽然用力一把把汪黔羽拽向自己,同时上前一脚狠狠踹开魏冠靑。

    “唔!”

    着这个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男人狼狈滚在地上,他笑着说“钱权女人什么的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但真回去了你能放过我们?!而且你说回去就能回去?”

    像他们这种亡命之徒,对同类危险格外敏锐,能感觉到魏冠靑身上的危险气息,再者魏冠靑这种社会精英模样的人本来就让他们不爽。

    在这样的原始世界,遍地野兽野人,腹部中枪和直接打死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或许这样死得还要更加痛苦。

    “这里至少没有警察,我们还有个女人,也不差哈哈哈哈,”说着这人揉弄着拘在怀里的女人,大笑着和同伴离开,没有再草地上挣扎着想爬起来的男人。


同类推荐: 帝国巨星超级仙学院地球唯一修士每次穿越都在风靡全世界超品战兵高升我的绝美老婆娱乐韩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