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奥术征程 第十一章 卓尔之道

第十一章 卓尔之道

    塔克丝家族的豪宅巨大而令人印象深刻。

    天然的岩石形状本已壮美非凡,但在过去数个世纪中,塔克丝主母又增加了无数精雕细刻。

    圆形的拱顶闪动着紫色的妖火,而魔法蛛网栏甚至传说是罗丝亲手编织的。

    但是在桑蒂拉看来,实在有点夸张过头了。

    从一名巫师的角度来评价,虽然华美非凡,但却有些过犹不及。

    大门在她接近时向外旋开,一队塔克丝家族的战士低头向她鞠躬。

    食人魔仆从急忙上前牵走她的坐骑,八名全副武装的卓尔女性,来自主母的精英卫队,领着她走过弯弯曲曲的走廊,直奔堡垒中心:罗丝神堂。

    年轻的巫师和卫队一起行进,她的心情随着神堂的逼近而越发不安。

    随着午夜降临的钟声响起,桑蒂拉步入了神堂大厅。

    古奥伦斯城最强大的两名罗丝女祭司映入她的眼帘。

    她们都是罗丝的高阶祭司,蜘蛛神后追随者的典型代表。

    身穿暗色祭司长袍,一脸严肃虔诚模样的是马瑞娜,罗丝神堂的守护者。

    这名看起来无聊而懒散的守护者,对罗丝的信仰极为坚定,极少离开她钟爱的神堂。

    另一位则是塔克丝家族的主母伊莉莎贝塔,第一家族的掌权者,当家主母的不二人选。

    在桑蒂拉看来,这个老混蛋简直就是一只两条腿的恶毒蜘蛛。

    冷酷、极端实际、无情地讲究效率,甚至那略显阴沉、威严的形象,还让她有点胆怯。

    桑蒂拉看到她的魔法导师站在两个姐姐的身后。

    当她注意到对方脸上陌生的冷漠时,她心中的不安加重了。

    神堂中。

    醒目耸立在塔克丝三姐妹之上的是一尊巨大的魔法幻象,那是奉献给蜘蛛神后罗丝的贡品,无休止地在巨型蜘蛛与美丽的卓尔女性之间变换着。

    在大约十年前,她的父亲首席大法师亲自创造了这尊叹为观止的幻象,用以讨好塔克丝家族的主母。

    这尊魔法幻象是她被塔克丝家族抚养的条件之一。

    “你总算到了。”像往常一样,伊莉莎贝塔主母的语气严厉而毫无感情。

    桑蒂拉向她深鞠一躬,目光闪烁一下,故意用轻佻的语气说,“听凭您的吩咐,塔克丝大姨妈。”

    “是主母!”

    马瑞娜严厉地训斥道,对桑蒂拉缺少敬意的怒气,清清楚楚地表露于言表。

    桑蒂拉置若未闻。

    无礼,只是这位对蜘蛛神后最为虔诚的高阶祭司痛恨她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还有更深层次的缘由。

    一年前的某天晚上,马瑞娜像往常一样虔诚地供奉着罗丝。

    而她却悄悄躲在暗中,利用魔法的力量,将两根蛛丝活化,活灵活现地模仿着她那与众不同的蹒跚步态和夸张的跪拜姿势。

    神堂前的恶作剧,桑蒂拉一度以为这件事会惹恼蜘蛛神后。

    但怪异的是,罗丝居然没有对此不快,看起来,就算是邪恶神祇也会偶尔欣赏一点黑色幽默,以至于她的马瑞娜姨妈只能强压心中怒火。

    “赞美罗丝,总有一天,反复无常的蜘蛛神后会厌烦她的把戏,但眼下,这个淘气的女孩儿毫无疑问地赢得了罗丝的宠爱。”事后,伊莉莎贝塔主母是这样分析的。

    正因为这句话,让她差点进入培训女祭司的蜘蛛教院。

    像往常一样。

    神堂的守护者深深地吸了口气,准备好好地长篇大论责骂一番。

    但是令桑蒂拉意外的是,塔克丝主母摆了摆手,让自己的妹妹保持安静,她俯身向前,长久地凝视着她,缓缓开口。

    “看得出来,你的年龄已经超过了三十岁,然而,你并没有按照律法和习俗对贵族所要求的那样,进入学院,你本应该准备为塔克丝家族服务时,却浪费了将近十五年任你玩乐。”

    “我是普摩尔家族的人。”桑蒂拉抬起头,坚定地面朝主母,“我的家族早已灭亡几个世纪,所以我不属于贵族。”

    “况且。”她又强调道:“我很好的利用了这段时光,我的父亲为我安排了最好的魔法训练。”

    一丝笑意爬上伊莉莎贝塔主母的嘴角,她扫过面带怒容的乔拉娜,对桑蒂拉柔声说,“不要担心,孩子。很快,你就是一名真正的贵族,塔克丝家族最耀眼的卓尔公主,等到你完成了血祭,我会亲自收你为养女,以此来弥补你死去母亲的生前遗憾。”

    “这是我父亲的决定吗?”年轻的巫师神色微变。

    海卓夫拒绝她加入塔克丝家族,作为他唯一的女儿,他不想让她成为无数阴谋诡计的目标。

    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桑蒂拉心想。

    “那头老洛斯兽肯定会愤怒欲狂。”伊莉莎贝塔主母嘲弄地喷着鼻息,露出邪恶的微笑,“但他别无选择。这就是他对罗丝毫无虔诚之心的下场。”

    这个老混蛋终于露出了她的目的,桑蒂拉怒火中烧的想。

    她不由恶意地想伊莉莎贝塔从来没有配偶的原因。

    某些隐晦的谣言甚至认为主母大人的嗜好,即使按卓尔精灵的标准都难以理解。

    但说出这些事情显然极不明智。

    她的心沉了下去,但她知道根本不可能躲开这场灾祸,眼下最关键的还是通过自己的血祭仪式,成为一名被罗丝承认的真正卓尔。

    桑蒂拉异常艰难地点了点头。

    于是,她又看到伊莉莎贝塔主母这个老混蛋的假笑更明显了。

    这让她开始考虑着要不要偷偷在这个老混蛋的卧室里布置一道监测法术,然后将水晶影像公布在古奥伦斯城的祭典上。

    这样的话,某种隐晦的谣言将会公之于众,那一定很精彩,她恶意地想。

    “准备好猎物了吗?”主母转身问她的第二个妹妹。

    “是的。”

    乔拉娜神色阴郁地点头,“站在我们面前的年轻卓尔显示出巨大的潜力,这正符合我们对她的期待,如果不给她一个真正的考验,这将是对第一家族未来的公主的侮辱。”

    “我明白了。”

    伊莉莎贝塔主母扬了扬眉梢,用富含威胁的话语,对乔娜拉冷冷地说,“很好,只要在血祭的规则之内,这是你的特权,我不会过问。不过,你是否知道,一旦发生任何不幸,你都要首当其冲?”

    “伟大的蜘蛛神后罗丝,一直在注视着她虔诚的子民。”乔拉娜没有直接回答,她恭敬地看一眼神像,质问,“你在怀疑我对罗丝的信仰?”

    “赞美罗丝!”马瑞娜悄声低语。

    原来这个老混蛋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所以她在拉盟友,冷眼旁观的桑蒂拉看出了其中的缘由。

    “桑蒂拉,塔克丝家族未来的公主,你准备好了吗?”伊莉莎贝塔主母看向她。

    桑蒂拉深鞠一躬,尽力掩饰心中的不安,让她的表现显得平静。

    “那么,这将是你期待已久的猎物。”乔娜拉高举双臂,然后猛地向身体两侧一挥。

    一阵轻微的噼啪声在房间沉重、潮湿的空气里响起,地面上骤然间闪烁出诡异的法阵光芒。

    大厅里的每一双眼睛都转了过去,期待着即将出现的猎物。

    桑蒂拉不安地望着涌动的光芒。

    当法阵光芒散去的刹那。

    一位披着黑色斗篷的半精灵男性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是侮辱!”

    看清猎物的面孔,桑蒂拉的情绪变得非常激动,在愤怒和不解中脱口而出,“我一直以为我的血祭将会是一次技巧与勇气的考验,一场对地表危险生物的狩猎。他是智慧种族,这场血祭羞辱了他,也侮辱了我。”

    “放肆!你自己错会了血祭的含义,怨不得别人。”神堂的守护者马瑞娜冷冷地说:

    “这些年来你听了那么多地表突击队奇袭的故事,你以为屠杀的是什么?难不成是像洛斯兽一样的家畜?猎物就是猎物!不管两条腿还是四条腿,它都是献祭给蜘蛛神后的猎物!”

    “我不会这么做的。”桑蒂拉冷冷地回绝。

    她扭过头去,一个巨大的笼子浮现在她的视线内。

    这是准备用来接收血之仪式的祭品,它的四周围满了巨大的用魔法喂养的蜘蛛,这是塔克丝守卫力量的核心。

    事实上,到处都有巨大的蜘蛛站岗——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在通往王座的每一阶台阶上,甚至通过长长的发光的丝悬挂在房间的天花板上。

    “在这件事上,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伊莉莎贝塔主母望着倔强的巫师,不紧不慢地说,“选择猎物是主母的事,什么才叫狩猎也由她们定义。”

    “这位来自科米尔王国的战斗法师。”

    乔娜拉控制不住地露出一丝微笑,“将被传送到古奥伦斯城东南方向的一座遗弃洞穴。而你,将被护送到附近的一个隧道中,无论用什么武器和手段,你必须捕获并杀死这个半精灵。若是在十个黑暗循环之内完不成,你的狩猎将以失败告终。”

    “把这个带上。”

    她一边说,一边递给桑蒂拉一个小玻璃瓶,“野外的隧道非常复杂,许多年轻的卓尔都会因找不到猎物而致使任务失败。带上这个,相信我,无论你走得多远,你的猎物都会追着你跑,完全免去了你费力寻找猎物的后顾之忧。”

    “难道就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桑蒂拉呆呆地接过小瓶子,最后一次用悲伤的眼神望着她,绝望的耳语醒目地表明她此刻的心情。

    “你非常有天赋,并且受过很好的训练,我们对你的成功非常有信心。”

    乔娜拉用敷衍的假笑安慰她,“不然的话,你就会被猎物杀死,这就是血祭的挑战和规则,也是我们卓尔精灵生活的真相!”

    她的声音平静而冷酷,在这一刻,桑蒂拉什么都懂了,也彻彻底底明白了。

    恍惚中,她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一束微弱的希望之火在摇曳中熄灭,也许,这就是即将到来的黑暗的先兆。

    毕竟折磨人的永远不是恐惧的黑暗,而是挣扎着追求光明的心灵。

    她必须习惯这种背叛,试着接受这样的现实,然后尽量保持警惕,继续生活。

    报复是卓尔激情的根源,然而这种感情对桑蒂拉来说却是陌生的。

    她品味着它,仿佛这是一杯她最近尝过的加了香料的绿酒——苦涩,的确,不过却能焕发激情,坚定决心。

    桑蒂拉还很年轻,乐于接受和了解关于她族人的种种。

    然而,这却是她第一次在其他卓尔眼里看到他们对自己死亡的渴望。

    桑蒂拉本能地觉得,如果想要生存下去,就不能对此置之不理。

    年轻的卓尔巫师将自己天蓝色的目光,从那双恶毒的注视中移开,又投向她们为自己精挑细选的猎物。

    她惊讶地发现,那位来自科米尔王国的战斗法师,他的目光平静的出奇,仿佛自己是一名置身事外的观众,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通往何处。

    他肤色苍白,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却泛着柔和的迷人色泽。

    她看到他对自己微微摇头,又暗自点了点头。

    接着,他淡定从容地踏入传送门消失不见。

    还真是讽刺。

    桑蒂拉感受到一双双闪动着恶毒乐趣的目光,注视在自己身上,她自嘲地低语一句。

    在她最绝望的一刻,安慰自己的竟然不是自己的血亲,而是一个即将被自己狩猎的猎物。

    这就是卓尔的社会,卓尔生活的真相。

    所以,她绝不屈于她们早已编织好的阴谋和规则,她必须尝试着反抗,而且要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血祭,成为一名真正的卓尔。

    然而,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卓尔,她又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别的选择?

    目送着战斗法师离去的背影,充满冷意的微笑,慢慢爬上了桑蒂拉俏丽的脸庞。

    一个解决两难局面的方案,在她脑海里逐渐成型。

    毕竟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卓尔,远不止单纯的杀戮那么简单。

    恒变,乃卓尔之道。

    唯适者生存!


同类推荐: 巫师自远方来网游之全球在线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英雄联盟:上帝之手我的游戏能提现逍遥梦路异界那些事儿我是瓦尔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