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奥术征程 第四章 策反

第四章 策反

    空荡荡的庭院分外寂静,内墙城垛上只有一位拉紧斗篷抵御寒意的守卫,独自卷缩在墙角,百无聊赖。

    笙歌舞乐从不远处敞开的窗户向外流泻,这正是布莱恩最不喜欢听的靡靡之乐。

    “领主大人可以接见您了,巫师先生。”

    一道稳重的嗓音传来,布莱恩循着声音望去。

    他看到前来传唤自己的骑士高高瘦瘦, 脸庞轮廓分明,一头棕色乱发,腰上挂了把剑,肩上用双峰火驼的沉重铜扣扣了一件土黄色的披风。

    “阁下怎么称呼?”他从石凳上起身,随口问了一句。

    “詹德。”这位骑士说话的口气带着点倨傲,“我是格拉尔大人的堂弟,并有幸指挥他的卫队,跟我来。”

    布莱恩与身旁的半精灵诗人埃伦德对视一眼, 跟了上去。

    他以科米尔战法师使者的身份,来到漠口镇的两位实际统治者之一格拉尔的庄园。

    其目的自然是为了说服这位领主,让他临阵倒戈,帮助自己对付阴魂城和散林塔会盘踞在漠口镇的势力。

    不过,当图卡和兰多把他们带到这里时,里面正在举行一场宴会,最终只能将他们两个安置在庄园一处偏僻的角落等待。

    叫做詹德的骑士带着他们走过一个黑暗的大厅,下了一段磨旧的阶梯,穿过橡树林,这里的橡树长得高大纠结,以至于包裹了周围所有的桦树和榆树。

    橡树粗壮的枝条甚至挤进了墙壁和墙上的窗户,它们的树根有成年男子的腰部那么粗,树干宽阔无朋。

    詹德骑士打开一道生锈铁门,停下来点燃一支火炬,等火炬烧得红旺,他又领着他们下了更多阶梯, 来到一个桶形天花板的地窖。

    “我们这是准备去哪儿?”诗人埃伦德好奇的环顾四周, 话音在黑暗中轻轻回响。

    布莱恩注意到这位吟游诗人的面孔一如既往地从容镇定。

    这让他略感意外。

    要知道在这种陌生的地方, 他之所以能够表现的如此淡定,除了自己可以随时撤离外,对漠口镇的商人领主比较了解,也是其原因之一。

    显然,这位很有可能也是跟他一样。

    “我们在阶梯之下的阶梯,在庄园正下方,直上新堡。”

    骑士平静地说,“这是条密道,阁下,整个漠口镇到处都是散林塔会的密探,虽然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多此一举,但我的堂哥坚持这么做。”

    阶梯的尽头是另一面墙,他们来到墙后的房间。

    房间温暖舒适,陈设了各式家具,地上还铺有桑比亚地毯,桌上点着些蜂蜡蜡烛。

    隐隐约约间,布莱恩听到笛子和竖琴的演奏声,又通过自己的「颤动感知」特性感觉到了上方传来的微弱震颤。

    这让他意识到, 上面的宴会还远远没有结束。

    房间的一面墙上挂了张褪色的羊皮地图,描绘出科米尔北方的地形, 风暴号角山脉上的豺狼人隘口还额外标注了一下。

    肥胖的格拉尔领主就坐在地图下方,他的儿子兰多站在他身边。

    正如诗人埃伦德描述的那样,这位漠口镇首富很胖,盘踞的加垫扶手椅足以容下三个寻常身材的人,但格拉尔坐得还是有点局促。

    他勉力把自己塞进座位,耸拉着肩旁,双腿摊开,双手搁在扶手上、好似重得抬不起来一样。

    “请坐吧。”格拉尔领主抬了抬手,从衣袖里露出像香肠一样粗的手指,“两位还有什么需求吗?渴的话,这里有酒。”

    “我是来跟你谈判的,国王指派我来,可不是陪你喝酒。”布莱恩看向这位胖领主,开门见山地说出自己的目的。

    “国王?那是你的国王,可不是我的国王。”格拉尔领主的胖脸上露出不屑,他指了指天花板,又道:“上面或许有科米尔的敌人,但没有我的敌人。”

    “连杀害你儿子和老婆的人也不算?”布莱恩沉吟一下,意有所指地说,“烈焰绝望之年的成年红龙,你觉得是个巧合吗?”

    他知道格拉尔领主一共有三个孩子,兰多的哥哥命丧于十年前的红龙之乱中,他的妹妹则被困于一本隐藏着秘境的书籍中。

    “那头成年红龙是科米尔的岩地男爵干的好事。”詹德骑士踏步上前,冷声说:

    “是他把发狂的红龙引过来的,这头该死的野兽还烧死了我的妻子和儿子,若非散林塔会的人及时杀死红龙,我们全部都会命丧于龙焰之下。”

    “我的孩子一直都是个勇敢的战士,十年前,他直面巨龙,像英雄一样死去,对此我并不意外。”格拉尔领主悲伤地说。

    “这赤裸裸的谎言都让我惊讶的合不拢嘴了。”诗人埃伦德用嘲弄的语气说,“如果你们连这种经不起任何推敲的谎言都相信的话,我倒是觉得这没什么可谈的了。”

    “我也这么认为。”布莱恩赞成了诗人的话语。

    “走吧,我来这里可不是看你们可怜兮兮地赞美自己的仇人,去辱骂和贬低曾经拯救漠口镇于烈焰的那些英雄。”他丢下一句话,转身欲走。

    他是认真的,因为他不想跟这些人说一大堆废话,去来回试探。

    既然对方得知他是来自科米尔王国的使者,还坚持选择与他会面。

    显而易见,这位胖领主的合作意向很足。

    毕竟相较于加入以阴魂人为主的黑暗势力来说,人类王国科米尔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布莱恩之所以这么自信,其根本原因是了解过那段关于幽影婚礼的历史。

    虽然这场编织着阴谋的婚礼中,令漠口镇的格拉尔领主全军覆没,但他的那位被困于书本秘境的小女儿却活了下来。

    他正是在游戏中通过这条支线,了解到格拉尔领主暗地里的效忠对象,竟然是阿拉贝城的女大公弥赛菈·劳尔。

    这位目光长远的女大公在漠口镇失守的时候,就立即埋下了一颗属于自己的棋子。

    她暗中扶植商人格拉尔,让其慢慢发展壮大,直到科米尔王国的军队反攻漠口镇的那一天。

    遗憾的是,这颗棋子还未发挥作用,便被阴魂城的人,以一场婚礼消灭的一干二净。

    正因为他知道这些事情,才敢毫不畏惧地面见对方。

    就是不知道阿拉贝城的女大公看到自己种的桃子被他摘走,会作何感想,布莱恩心想。

    当然,他同样也不敢第一时间叫破他们的身份,让他们为自己服务。

    他必须先观察一下这些人到底是否拥有二心。

    “等一下!”正如他所料的那样,格拉尔领主叫住了他。

    只见他眯着眼睛与自己的堂弟对视一眼,接着说,“事实上,我们不想跟任何势力扯上半点瓜葛,你们来到漠口镇时,也应该都看到了,整个城镇上下的居民和冒险者们都安居乐业。”

    “阁下声称自己代表科米尔王国来拯救万民于水火,来保护土地免遭阴魂人和邪恶的类人生物侵袭的。”胖领主缓了口气,继续说:

    “可是我们的漠口镇已经许多年都没有发生过类人生物骚扰的时间,更不可能被阴魂人进攻,阁下总不至于是来替我们抵抗深渊恶魔和地狱魔鬼的吧?”

    “没错。”詹德骑士冷声说,“布莱恩大人,我姑且用‘大人’来称呼你,我知道你们科米尔的国王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刀剑、金银,还有屈膝。

    但是来自阴魂城的人同样也表示过,他们声称,只要我们表现出绝对忠顺,不但帮我们将散林塔会的势力赶出去,并赐予我们来自阴魂帝国的家族姓氏,还提出让兰多娶一位阴影王子的女儿为妻。

    在我看来,这些条件相当宽厚,这是公平而持久的和平的良好基础,现在你却要我们把他们全部推翻。我倒要问你,布莱恩大人,科米尔王国又能给我们什么好处?”

    “带给你们的是活下去的机会。”布莱恩用微寒的语气说,“还有复仇。为你们的亲人和兄弟复仇,为漠口镇被谋害的领主复仇,为十年前死去的无数科米尔人复仇。”

    “没错!”兰多不顾自己父亲的眼色,接上话,坚持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早就看散林塔会和阴魂城的人不顺眼了,如果科米尔的军队愿意收复漠口镇,我们就该全力支持。当初我们无家可归,茫然四顾,举目无亲,命在旦夕,是漠口镇的岩地男爵雪中送炭接纳庇护了我们,才使我们家得以延续,为回报他们的恩情,我们也早就承诺过,永远是科米尔王国的人,难道不是吗?”

    格拉尔领主那张胖脸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连他的堂弟詹德也露出少许羞愧之色。

    布莱恩也被这位暴躁小哥的话惊了一下,因为这些话正是他接下来准备说的。

    不过,从兰多口中说出来的效果,显然是比他的更好。

    看到时机成熟,他故作不屑地看格拉尔领主一眼,“阴魂城是整个大陆最强大的奥术势力之一,你们真以为凭自己的身份,就可以攀上这条高枝,若不是他们忌惮散林塔会的势力,不方便直接对漠口镇下手,你觉得他们会正眼看你们这些商人吗?”

    “所以,无论是加入散林塔会,还是阴魂城。”看到两人的神情变化,他冷冷地说,“你们最终的下场都是自取灭亡,如若不信的话,就问问这位来自阴影谷的竖琴手斥候。”

    布莱恩将目光看向身旁的半精灵诗人埃伦德。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对方是竖琴手斥候,自然也不可能是来自阴影谷,这些话都是他随意编造出来,试探这位诗人的。

    听到竖琴手斥候,埃伦德错愕地看向布莱恩。

    他思索片刻,在众人的目光下,不紧不慢地将手插到口袋里,掏出一枚胸针,上面雕刻的图案是一把在弯月中心的竖琴,四枚十字星分别在弯月的上下左右环绕。

    “没错,我就是来自竖琴手同盟的人。”

    埃伦德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高声宣布:“我们的理念就是对抗罪行和邪恶,保护善良的文明远离恐惧和暴政,尽管这种理想听起来很简单,做起来有些遥不可及,但我们竖琴手的人,自始至终都在向着这个目标前进。”

    竖琴手同盟是善良力量的代表性组织,他们的核心观念就是:推翻暴政,众生平等。

    主要职责是对抗邪恶者在阴暗中编织的阴谋、维护世界和平、扼杀危险来源,消灭美好事物的威胁以及操纵文明种族的事务以便以保护他们的平衡思想。

    同时,也会经常秘密援助那些促进善良理念的冒险者和其他团体,这些援助通常包括:邪恶城镇的一名善良的旅馆老板,某个冒险团队受到伤害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一名旅行牧师,或者一场针对普通对手的奇袭。

    所以很多人又称呼他们为‘爱管闲事的人’,在很大程度上这个评价是正确的。

    因为他们很多时候为了能够获得成功的方式中包括:欺骗、误导、以及隐蔽行事而不公开冲突,就是所谓的好心办坏事,他们是混乱善良的典型代表,与那些喜欢劫富济贫的侠客很相似。

    他们以一些外人看上去微不足道,甚至有些离经叛道的方式对抗邪恶,尽管有些善良阵营的人对此很难理解,但他们自己却乐在其中,因为他们从来不求回报。

    竖琴手的主要成员组成是精灵、游侠或者吟游诗人,以及那些所谓的独行客、与众不同的孤独旅者、能力出众的狂乱者。

    尽管竖琴手的职责危机重重,但是有一点是布莱恩比较佩服的,他们都是勇敢之人,以勇气和力量对抗可怕的危险,甚至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他们歇尽所能,从不顾忌个人的安危荣辱。

    而且这个组织的严密是整个大陆既有秩序的急先锋,拥有大量安全屋和坐探,他们通常以单独或者小团体的形式穿越世界各地进行秘密行动。

    他们以隐蔽的方式生活在世界各个角落,可能是一位穿着全身铠甲的精灵战士、也可能是穿着皮甲的清贫人类游侠、或者笼罩在阴影中的游荡者、酒吧的陪酒侍女、街头要饭的乞丐等等。

    他们以自己独有的生活方式维护自己内心崇高而又远大的理想,尽管这看起来遥不可及。

    但是此刻的布莱恩却感觉半精灵诗人说出关于竖琴手同盟理念的话语,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那生硬的语气,好像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竖琴手斥候。

    然而他掏出来那枚象征竖琴手身份的胸针,却是货真价实的。

    这让他不禁有点怀疑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竖琴手同盟,你们应该不陌生吧。”他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立刻接上话。

    “事实上,这位来自竖琴手同盟的朋友之所以跟我一起与你们会面,其根本原因就是他洞察到了阴魂城的阴谋,这些阴魂人准备在婚礼上将你们全部消灭,取代你们的位置,而他来此的目的,正是为了阻止灾难的发生。”

    随着布莱恩话语的结束,房间里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显然,以竖琴手同盟的名义说出去的话语,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毕竟科米尔王国的北方紧邻谷地,而竖琴手的领袖,大名鼎鼎的魔法女神选民风暴·银手,就居住在谷地的阴影谷。

    “闭嘴吧,你只需知道我说的话句句属实就行,然后配合着我,时不时的点点头就可以。”

    看到埃伦德看向自己的怪异眼神,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布莱恩唯恐他打乱自己的计划,立刻通过心灵传音向说明状况。

    “没错,我们洞察了阴魂城的阴谋,受在风暴·银手女士的指示,前来协助你们度过这次灾难。”半精灵诗人无奈地耸了耸肩,点头附和布莱恩的话语。

    布莱恩怀疑地看诗人一眼,他感觉到对方说出竖琴手首领的名字时,毫无敬意,这让他的疑心变得更重了。

    不过,他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将目光投向犹豫不决的格拉尔领主等人,知道时机已经成熟。

    “听好了!”

    他一声冷喝,让他们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接着不慌不忙地取下手套,亮出戴在手指上的戒指:

    “现在,以科米尔人和先民的国王,紫龙国度的守护者,欧拜斯齐尔家族之名,我,布莱恩,荒野开拓者,漠口镇新任领主,在此命令你们即刻高举紫龙的旗帜,协助我拿下漠口镇!”

    话音刚落,一道法术灵光闪过,一面由魔法幻化而成的紫色旗帜迎风招展。

    “竟然是紫龙印戒!”

    兰多一眼认出布莱恩佩戴的戒指,震惊地脱口而出,“还是品级最高的印戒,这种戒指我只在赛兰特亲王的手中见到过。”

    格拉尔难以置信地望向那枚紫龙印戒,带着最高品级的印戒出现在漠口镇,这无疑是在向他宣誓科米尔王国拿下漠口镇的决心。

    到底是选择阴魂城,还是科米尔王国,答案显而易见。

    他与詹德对视一眼,最终点点头,拖着自己肥胖的身体,离开座位,跪伏在脚下,说道:

    “我,格拉尔愿意带领自己的手下,全部投身在紫龙的旗帜下,助新任领主夺下漠口镇!”

    詹恩与兰多两人也跪伏在地面,齐声应和。

    看到这种情况,站在一旁的诗人愣住了,似乎是想不明白对方到底是如何获得从科米尔皇室手中获得这么贵重的物品。

    “看来阿拉贝城的劳尔大公果然没有看错人。”布莱恩收起印戒,重新戴上手套,点点头,冷声说,“不然的话,我并不介意亲手宰掉你们这些忘恩负义之人。”

    听闻此言,格拉尔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自己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他真的没想到,一向只通过法师塔与他单方面联系的劳尔公爵,竟然连通知都不通知一声,直接指引这位新任领主与自己联系,试探他的忠诚心。

    如今,拥有了来自科米尔王国的紫龙骑士和战法师的帮助,他也有底气与阴魂城和散林塔会抗衡。

    这样的话,他不但不用涉险与阴魂城结盟,还能助这位新任领主,重新夺回漠口镇。

    “领主大人放心,我们一定全力支持你夺下漠口镇。”格拉尔立即掷地有声地向他保证。

    “很好,你们尽管放心。”

    布莱恩微微点头,对他说,“漠口镇我势在必得,等我拿下这座城镇,我不但会向上面请示,赐予你家族姓氏和贵族头衔,还会让你成为漠口镇的商会会长。”

    “感谢领主大人抬爱。”格拉尔听到这位新任领主给予自己的保证,他神色一喜,连忙道谢。

    卑微的身份一直都是他的痛点。

    如果能够协助这位新领主拿下漠口镇,他不但可以满足成为贵族的愿望,还能够打压散林塔会的商团,成为漠口镇这座繁华城镇最强大的财团。

    而且拥有科米尔王国这个背后的大靠山,他还不用整天过得提心吊胆。

    “都起来吧。”布莱恩示意众人起身,沉吟一下,又道:

    “我曾有幸前往过剑湾的一座古老的图书馆,灶堡,听说过关于《美丽之价》这本书籍的秘密,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想办法将你被困于书本秘境的女儿救出来。”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格拉尔闻言,彻底被惊在了原地。

    他的女儿两天前,因翻看一本叫做《美丽之价》的魔法书籍,导致发生意外,还未来得及聘请巫师帮忙查看到底是何原因,这位新任领主竟然已经提前知道了。

    “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布莱恩转移话题,“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任务是如何在三天以后的婚礼上,粉碎阴魂城的阴谋。”

    “领主大人,我认为我们可以直接撕毁条约,取消婚礼。”格拉尔镇定下来,对布莱恩提出建议:

    “然后我带领自己的手下,召集城镇的佣兵,与王国的紫龙骑士和战法师军团里应外合,消灭散林塔会和阴魂城的势力,快速拿下漠口镇。”

    “不!”

    布莱恩干净利落否认了他的这个建议。

    他不否认也不行,因为他就光杆司令一个,在没有上层的应允下,根本不可能调动科米尔王国引以为傲的紫龙骑士和战法师。

    所以,他才想着凭借自己的紫龙印戒,去漠口镇白嫖一帮手下。

    他思索片刻,向他们说出自己的打算:

    “这么做损失太大,大规模的调动紫龙骑士和战法师,绝对会引起敌人的注意,既然我们已经提前知道阴魂城的计划,那就将计就计,把他们在婚礼上全部消灭。”

    …………

    就当布莱恩等人在商讨计划时,漠口镇散林塔会驻地的一处秘密地下室里。

    一身黑色重甲的苍鹭骑士安格斯取下自己的钢盔,进入一间四面墙壁上雕刻着许多诡异画面的密室。

    幽暗的磷火摇曳着,将四周映得阴森无比。

    一名穿着黑袍的纤细身影,跪伏在黑曜石祭坛下,双手交错地匍匐在地面祈祷。

    “你让我追查的人已经有消息了。”安格斯望向黑曜石祭坛下的黑影,用低沉的声音说。

    黑影猛然睁开双眼,露出淡红色的目光,急切地询问,“他在什么地方?”

    “我的密探在‘火蜥蜴’酒馆遇到过他。”

    散林塔会的头目回答,“看到他跟着格拉尔的儿子兰多一起回到庄园,他们很有可能准备参加娜塔莎小姐的婚礼。”

    “带着你的手下参加这场婚礼,杀死他!夺回属于吾主的物品!”黑影曼妙的嗓音因愤怒而扭曲。

    “很遗憾地告诉你,希尔琳小姐。”安格斯神情严肃地说,“我们散林塔会接收到的命令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那你们就不怕阴魂城的势力与格拉尔领主联合在一起,推翻你们在漠口镇的统治。”被唤做希尔琳的黑影冷笑一声,对他说。

    “事实上,我们非常怕。”

    安格斯面无表情地回答,“但是我却非常清楚哈杰霍纳的行事作风,这些耐色瑞尔的遗民早已将高傲刻在了骨子里,我猜这场婚礼一定非常精彩,无论最终是谁胜出,我都可以以逸待劳,消灭他们。”

    “不行!”

    希尔琳冷喝一声,“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你必须出手,杀死吾主指示的人,这是你答应我的条件,不然的话......”

    “希尔琳小姐,你不要太过分了。”安格斯神色一冷,强行打断她的话语。

    “一个月前,你告诉我这个人一定会出现在漠口山脉附近,我放下手中的所有任务,几乎调动了全部的斥候和密探帮你找人。结果,我在奥杜斯王城的地底商队却无意中发现,对方在地底待了一个多月时间,我已经容忍了你一次,不要太过分了!”

    “他必须死,我必须夺回属于吾主的物品。”

    希尔琳沉默片刻,望向黑曜石祭坛,缓缓地说,“这是我的底线,也是吾主与暴政之神合作的基础。”

    “我自有安排。”散林塔会的头目神色略微缓和一下,接着说,“我已经将密探分布在城镇的各个角落,等婚礼结束,只要他敢离开庄园,就必死无疑。”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要让我失望。”希尔琳轻轻地闭上双眼,无声地念诵起充满堕落的祷词。


同类推荐: 巫师自远方来网游之全球在线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英雄联盟:上帝之手我的游戏能提现逍遥梦路异界那些事儿我是瓦尔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