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奥术征程 第六章 宴会

第六章 宴会

    与其说漠口镇是一座边陲小镇,还不如将其称作一座小城。

    布莱恩站在庄园的塔楼上,俯瞰着整个小镇。

    漠口镇建立在科米尔王国北面的漠口山脉附近。

    曾经,这是一块位于风暴号角山脉和埃诺奥克沙漠之间的岩石荒地,这个地区被军事化的大地精、豺狼人、兽人和邪恶人类占据,全部被称为:边境入侵者。

    近百年来,科米尔的统治者不断提出优厚的土地奖赏跟可以驯化这块土地并开拓出人类据点的冒险者, 去清除那里的怪物、盗匪和散林塔会代理人。

    这项政策一直持续到二十年前,一名信仰知识之神欧格玛的牧师冒险者,带领着自己的团队和佣兵团,粉碎了散林塔会和暴政之神班恩的阴谋,驱赶地精、豺狼人和兽人,成功建立了要塞, 也就是现今的漠口镇。

    事实上,岩石荒地从名字就可以知道, 这是一块以岩石为主的贫瘠土地, 有许多山谷和丘陵,以刀刃状的山脊、深深的沟壑、洞穴和悬垂为特征。

    正因为如此,这块土地几乎没有什么冒险者对此感兴趣。

    实力强大的冒险团队看不上,实力弱小的又拿不下来。

    除了被驱赶的邪恶类人生物外,也就只有散林塔会的人对这块荒芜的土地产生点兴趣,希望藉由岩地,将自己的势力扩张到科米尔王国。

    但是随着野魔法之年,阴魂城自阴影位面强势回归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连岩石荒地也因此受益。

    作为耐色瑞尔的遗民,阴魂城自然是将整个埃诺奥克沙漠视为自己的领土,他们在守卫自己领地的同时,也在不断利用魔法改善沙漠的环境。

    治理沙漠缺不了水源。

    阴魂城的至高王泰拉曼特·坦舒尔,一个活了数千年,与卡尔萨斯同时代的耐色遗老,打起了埃诺奥克沙漠正北方的至高冰川群。

    在远古的耐色瑞尔时期, 费林魔葵尚未出现之前, 整个帝国的领土都是适宜人类居住的森林和平原为主。

    而帝国北方的冰山群,更是耐色瑞尔时期可以通航的海洋。

    随着阴魂城主通过传奇法术「马文的世界编织术」,将至高冰川的大部分冰层融化,埃诺奥克沙漠的许多古河道和内海纷纷活跃了起来,一片片青翠郁郁的绿洲也开始慢慢点缀在狂沙漫天的沙漠里。

    最关键的是,由于至高冰川的融化,导致整个大陆的气候和天气的微妙平衡被打破,许多地方遭受到了系统性的大范围破坏。

    岩石荒地也因几十年如一日的丰富降水量和适宜的气候,使这里的土地逐渐变得肥沃起来。

    正是这个原因,在利益的驱使下,许多实力强大的冒险团队将目光放在了这块土地上,最终形成了如今的漠口镇。

    漠口镇的四周分别环绕着埃诺奥克沙漠、漠口山脉、风暴号角山脉和远海沼泽,还是诸国通往内陆最快的一条捷径。

    又因为各种矿藏被不断探索和发现,吸引了无数的冒险者和商队,令此镇在近二十年的飞速发展中,变得非常繁荣,甚至已经属于科米尔王国北方城市里,仅次于阿拉贝城的存在。

    自然而然地也就吸引了诸多邪恶势力的注视。

    十年前, 在一场红龙之乱中,漠口镇从科米尔王国手中丢失,落入散林塔会手中。

    漠口镇的首富格拉尔之所以能够在这座小镇获得一定的话语权, 除了阿拉贝领主的暗中扶植外,与他自身的经商天赋也脱不了干系。

    这也是为什么当阴魂城逐渐暴露自己的意图时,会率先打起这位漠口镇首富商人的注意。

    当然,布莱恩同样也是在打对方的注意。

    有这么一个大财团的支持,他发展的速度也会提升许多。

    相对来说,他的方式就比较温和许多。

    事实上,通过这两天的接触,他已经发现一个问题。

    格拉尔这位以经商起家的商人,之所以能够逍遥自在地存活至今,更像是被散林塔会放羊的一只肥羊。

    当他足够肥了之后,就会直接将其宰杀。

    阴魂城显然也看上了这只儿肥羊,试图率先动手。

    布莱恩不再多想,将自己的物品和魔法道具全部整理完毕后,推门走出了房间。

    他看到吟游诗人埃伦德·风瀑仿佛掐好时间一样,在他开门的瞬间,也跟着从另一个房间走了出来。

    像往常一样,半精灵诗人穿着干净整洁的深紫色外套和玫瑰色马裤,他的发色和眼眸就像融化的白银。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布莱恩看向诗人,打声招呼,好奇的道。

    “有什么可紧张的。”

    埃伦德露出微笑,“参见聚会是我们的天性,可以满足我们内心的很多需求。在我看来,人就应该时不时跟朋友见见面聚聚会,在一起大笑、唱歌、吃肉串、喝啤酒、听乐曲、看舞蹈、甚至调戏那些皮肤闪烁汗水光泽的女孩儿。

    如果每个人都用老办法去满足需要或许没有任何需求,又不肯参与有组织的集体活动,那人生该有多无聊啊。”

    布莱恩没有回话,而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着这位诗人。

    感受到对方灼人的目光,半精灵诗人有点不太自在地笑了下,疑惑道:“有什么问题?难道我说错了吗?其实节庆和聚会就是因此而发明的,所以遇到这样的场合时......”

    “没什么问题。”布莱恩打断了他,微微摇头,一边加快脚步,一边丢给他一句话,“我只是觉得你有点都不像人。”

    这只是他随口的一句话玩笑话。

    他之所以会冷不丁地说出这么一句话,主要是因为看对方那一点都不紧张的样子有点好奇。

    毕竟马上就要跟阴魂城的人交战了,这家伙不但表现得非常积极,还一副轻松自如的样子,仿佛早已稳操胜算一般。

    “......”

    埃伦德神色中浮过一名惊讶,随即又猛然醒悟过来,于是追上他的脚步,笑着说,“当然,认真来说,我们两个都不算是个人类,因为我们是半精灵嘛。”

    “你开心就好。”布莱恩回以微笑。

    当女神莎尔布下漫天星斗的时候,尘世的人们披上了夜的面纱,布莱恩与埃伦德也在清凉的夜色里,来到了婚礼现场。

    婚礼的会场是格拉尔庄园足以容纳几百人的宴会大厅。

    大厅内灯火通明,天花板上挂着精致的水晶吊灯,显得格外耀目。

    来自漠口镇的许多商人领主们衣冠楚楚,谈笑着推杯换盏。

    布莱恩注意到一个魁梧的食人魔保镖正在与巨魔猎手碰杯,溅出的啤酒,刚好落到路过的一名全身被黑色鳞片覆盖的龙裔战士的脸上,三人顿时吵成一团。

    角落的阴影里,一名额头长着一对尖角的蓝皮肤提夫林,嘴角挂着一丝邪笑,狡诈的三角眼里闪烁着不安份的目光,游离在一个个衣着华贵的富人之间。

    两个追逐打闹的调皮地精,不小心将一名阴魂人的酒杯撞翻,后者的目光中闪烁出骇人的红光,吓得这两个小家伙捂着眼睛,齐声尖叫。

    三个半兽人佣兵开怀畅饮,络腮胡后那张大脸涨得通红,不断地互相举杯敬酒,每一道菜都像个饿鬼似的吃个不休。

    更让布莱恩惊讶的是,他竟然看到一位佩戴钢铁拳套徽记的托姆圣武士。

    他神色淡定地坐在椅子上,腰背挺直,双手平放膝盖,在他周围两米范围之内,处于一片真空地带。

    在布莱恩看来,这个圣武士内心很有可能也是慌得一批。

    他收回落在圣武士身上的目光,因为后者已经察觉到他的注视。

    此刻的宴会大厅,男人们或坐在桌边,或聚在大厅一角,端着酒杯侃侃而谈。

    女人们打扮得明艳动人,两三成群低声细语,说到高兴处时,遮嘴轻轻微笑。

    参加宴会的大多都是漠口镇上有头有脸的商人、奴隶主和共同管理小镇的议会成员,以及他们带来的形形色色、各个种族的护卫和保镖。

    毫无疑问,自漠口镇被散林塔会把持以后,这座人口在5000左右的小镇主人也逐渐变成了奴隶主和商人领主。

    数以千计的奴隶在丘陵间的奴隶主和商人宅邸中辛勤劳作,种植粮食作物、放牧绵羊和山羊,采掘岩盐和矿石。

    在漠口镇这片土地上,商人和奴隶主们以契约束缚的奴隶形式和农奴制,实施残忍而绝望的奴隶制度。

    来自散林塔会的奴隶主们,更是公开地以各种形式交换奴隶,去榨取他们的价值。

    意识到这种情况,布莱恩知道,想要让领地朝着健康状态去发展,在他夺回小镇后,就必须将奴隶制度废除。

    所以在跟格拉尔商议好针对阴魂城的计划后,他又向对方提出,要尽可能地去邀请漠口镇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利用这次机会,顺手将他们全部清理干净,省得到时候清理起来麻烦。

    毕竟随着他的到来,漠口镇的局势绝对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他看来,长痛不如短痛,索性就一次性的将其全部解决。

    路边女巫赤着双脚,

    毒蛇一咬大事不妙,

    蛇儿小命白白送掉,

    女巫依然活蹦乱跳。

    …………

    半精灵诗人埃伦德看到一名长相甜美的精灵法师后,眼睛一亮,立即又唱又跳地跑去搭讪。

    精灵女法师对他回以微笑,还挑逗似的眨了眨可爱的眼眸。

    布莱恩没有理会他,独自坐在大厅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他看到今天的主角格拉尔的儿子兰多已经脱下铠甲,穿着一身正装,站在他身边的新娘也穿着一袭优雅的礼服。

    正如半精灵诗人所说的那般,这位来自阴魂城的娜塔莎小姐并不是一名被转化的阴魂人。

    这位美丽的新娘长着高傲瘦长的脸和一头披散的黑色长发,嘴唇和眼睑上撒有蓝宝石粉末,身着一件上面点缀着紫色花纹的黑色礼服。

    在她旋转时,恍若不断变换的阴影。

    望着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布莱恩不禁回想起了关于她的资料。

    娜塔莎·坦舒尔,阴魂王子德苏得的女儿。

    她的职业是5级耐色瑞尔奥术师/10级幽影导师,还兼职了5个等级的莎尔牧师。(备注:奥术师来源于耐色瑞尔时期,对巫师的称呼,所以无论是术士还是巫师,阴魂城都遵循古老的传统,以奥术师自称。)

    娜塔莎除了参与过漠口镇的幽影婚礼外。

    最出名的一件事是科米尔王国灭亡后,她与她的姐姐被至高王秘密召唤,在一场以阴魂城年轻施法者们组成的交流宴会中,将另一位转化成巫妖的耐色瑞尔遗老,拉沃克,一名实力与至高王不相上下的老巫妖吸引至此。

    当这位老巫妖试图现身剥夺这些年轻施法者的灵魂和心智的时候,却中了至高王的圈套,差点被灭杀当场。

    虽然耐色瑞尔帝国早已灭亡,随着浮空城的坠落和长生术的失效,导致许多实力强大的大奥术师因此死亡。

    但同样也有少数通过转化巫妖活下来的,像伊奥勒姆、奥沃和拉洛克,这些挑战等级35以上的巫妖,依然存活至今。

    当另一支耐色瑞尔遗民,来自大陆南方的哈鲁阿人,因预言到托瑞尔的双生世界阿贝尔的回归,会导致哈鲁阿王国的毁灭后。

    为了躲避灾难,他们又重新降临到埃诺奥克沙漠。

    顿时,整个沙漠变得热闹起来。

    耐色瑞尔的巫妖、阴魂人和哈鲁阿人三方势力,就好似群魔乱舞一样,在埃诺奥克沙漠进行着一场场传统争夺之战。

    当然,他们除了争夺正统地位和领地之外,其根本原因还是由于至高冰川的融化,许许多多耐色瑞尔时期,保留完整的遗迹和战略要塞浮出水面,甚至还出现了关于三大创造者种族之一的撒鲁克巫虺的古老城市。

    这也是布莱恩为什么会将自己的目标,也放在埃诺奥克沙漠的原因。

    尽管他面对的是阴魂城,但他毅然而然地做出自己的选择。

    毕竟阴魂城作为邪恶阵营的势力,内部避免不了地存在着内卷和勾心斗角的传统。

    这些阴魂王子的内卷程度,在他看来,只比塞尔的红袍巫师会差那么一丢丢。

    甚至还有某些野心勃勃的阴魂王子,试图取代至高王的位置。

    想要让这样一群人齐心协力,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他还清楚地知道,负责入侵漠口镇和科米尔的阴魂势力,除了阴魂王子德苏得·坦舒尔外,还有至高王的副手哈杰霍纳,一位同样达到传奇领域的影法师。

    德苏得·坦舒尔的职业是15级耐色瑞尔奥术师/10级幽影导师。

    他是12位王子中最缄默的,他的沉寂在阴魂城中闻名已久。

    因为很少直接对别人说话,而当他这么做时,他的语气体现着睿智和洞察。

    在皇室中,他更像一个和事佬的角色,其他的 11 位王子经常在烦恼的问题和秘密的争吵上寻求他的建议。

    在这些问题中,他极少有偏见,而是详细分析状况,然后提出深刻而合理的解决方案。

    至高王经常让他担任军事或政治委员会的成员,在同胞中他是仅次于大王子的第二号人物。

    这位最缄默的王子,从都来没有听说过他踏出阴魂城半步。

    哈杰霍纳的职业是12级耐色瑞尔奥术师/10级幽影导师。

    邪恶、冷酷,并且工于心计,哈杰霍纳虽然不是至高王的儿子,但是他却凭借着自己的才干、果断和对敌对势力的操弄而爬升到了阴魂城权利阶层的最顶峰。

    同时,他还是阴魂城主的私人使者和代言人。

    从至高王派遣负责对付科米尔王国的两名传奇法师就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个王国的重视程度。

    唯一让布莱恩庆幸的是,这两位传奇奥术师因忌惮来自阴影谷的魔法女神选民,不敢轻易踏出阴魂城,这才让他钻了空子。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们赏光来到这里......也欢迎我们来自苏尔坦萨的客人!”

    就在布莱恩深思的时候,商人格拉尔晃着他臃肿的身体,充满热情地大声说:“赞美失落女士!赞美失落女士的女祭司们!你们的到来,给了我们莫大的荣幸!”

    “啪!啪!啪!......”

    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虚情假意,雷鸣般的掌声,瞬间淹没了格拉尔激动的热清致辞。

    布莱恩摒除杂乱的声音,暗中打量着从宴会大厅门口踏入的一群人。

    进入宴会大厅的一共有三十人。

    其中一半身着黑色重甲,这群神色冷峻的黑暗骑士们的浅黄色披风上,印着象征阴影王子德苏得·坦舒尔势力的黑色旭日。

    另外十五人,则全部身着黑色镶紫边的祭司长袍,从紫色边框内的黑色圆盘印记,就可以看出,这些人显然都是暗夜女神莎尔的牧师。

    此时,面对奴隶主和商人们的欢呼,人群中的格拉尔骄傲的像只开屏的胖孔雀,开怀大笑。

    “既然我们最尊贵的客人已经到了,我宣布,充满神圣感的婚礼仪式现在开始!”格拉尔举起双手,全身肥肉颤抖地欢呼道:

    “让我们一起来赞美失落女士!”

    “赞美失落女士!”

    呼喊声迅速扩散,传遍整个宴会大厅。

    望着如此热闹的场景,布莱恩嗤之以鼻,只要对失落女士拥有足够了解,就很容易看出,这明显是一场阴谋。

    因为暗夜女神莎尔对隐秘的爱十分强烈。

    简单来说,就是莎尔的牧师们可以通过不为人知的偷情,去取悦自己的女神。

    所以,她的牧师们最喜欢通过幕后操纵与进行闭门阴谋,来满足她对隐秘的需求。

    正是这黑暗阴谋集团和组织的存在,唤起了人们成为精英或重要事务一部分的欲望,而她们也同样致力于借助和促进这类团体来保守秘密。

    随着热情高涨的欢呼,来自暗夜女神莎尔的牧师从角落里走出来,缓缓来到这对新人身旁。

    她们全部掀下兜帽,露出披散的黑色长发,高声呼喊:

    “失落女士莎尔的见证下,为你们送上最真挚的祝福,见证我们忠诚与信念的时刻到了!

    伟大的失落女士。

    我们已经倒空了虚伪的心。

    我们已经战胜了您的敌人。

    在黑暗中,我们看到了您的真相。

    拥抱我们,你们忠诚的战士。

    把我们隐藏在你的影子里。

    引导我们走向胜利。

    遵循女神的旨意。

    就像夜幕降临一样。”

    …………

    十五位莎尔的女祭司跟随着娜塔莎小姐,一起念诵起狂热的颂歌。

    果然是夜幕笼罩仪式!

    就当台下的大多人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布莱恩已经猜出了这些女祭司的意图。

    莎尔教徒最重要的仪式名为夜幕笼罩,意思即使黑暗的降临。

    仪式由以下内容构成:一场主祷,一场舞蹈,来自女神一位神职者,或一位头发乌黑的女性,通过信徒之口诉说的一场指控,或一些鼓舞人心之语,以及一场由共同吃喝跳舞组成的狂欢庆典。

    普通信徒必须参加至少一次夜幕降临。

    在无月之夜,夜幕降临将被称为女神降临,每位信徒必须以暗夜女士之名,进行一些重大的报复或邪恶行为。

    也就是说,这将是持续整晚、以一场盛宴画尾的恐怖屠杀与行恶的仪式。

    布莱恩非常清楚,这些女祭司们正是想通过这种仪式带来的力量,在增幅自身实力的同时,还会将他们盘踞在漠口镇外的手下全部传送过来。

    不然的话,仅凭他们这些人,也不可能完成这个仪式。

    “降临吧,伟大的失落女士!您卑微的信徒祈求您的注视!赐予我您的恩惠!”莎尔的牧师们全部高举双手,齐声呼喊。

    狂热之音在宽敞的宴会大厅回荡。

    然而,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在无数人看似漫长却又短暂的等待中,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莎尔的女祭司神色一变。

    显然,她们也不清楚为什么合力施展召唤援军的传送法术,会一点效果都没有。

    她们各自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再次重复着狂热的高呼。

    漫长而短暂的颂歌结束,就当众人以为还是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时候。

    “汪!汪!汪!.....”

    安静的大厅里,突然传来一阵吠叫,客人们纷纷侧目。

    两只狗为一片碎肉大打出手,它们在地板上翻滚、撕咬和攻击,人们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地号叫喝彩起来。

    莎尔女祭司们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有人布置了阻隔传送法术的魔法阵,娜塔莎立即意识到问题的原因。

    “哈哈哈......赶紧死心了吧,莎尔这个碧池,这会儿肯定在忙着写诗,哭着说为什么人们都喜欢她的妹妹,而不喜欢我,咋能顾得到你们呢。”

    一个醉醺醺的半兽人用粗俗的嗓门,大声嘲笑起来。

    莎尔的女祭司恼羞成怒地抬手一指,一束琥珀色光线从手掌射出,正中半兽人胸口,后者上身眨眼间多了一个血洞。

    他在极度的痛苦中弯下上身,却对肉体的急速消弭束手无策。

    顷刻间,半兽人变成了一堆碎肉。

    看到这一幕,宴会大厅顿时炸了锅。

    “啊!!!”

    某位女士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传来,客人们立刻反应过来,开始连滚带爬地跑向出口。

    一张张桌子被推翻,无数酒杯乒乓坠地。

    “情况有变,立刻展开行动!”

    莎尔的女祭司娜塔莎来不及多想,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她立即对黑暗骑士和牧师发号施令。

    话音刚落。

    “轰!!!”

    两道垂直的神圣光柱,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天而降,精准地将娜塔莎纤细的身影全部笼罩。

    “砰!”

    就在这时,大门轰然撞开。

    以詹德为首的战士们踏步而入,持握刀剑利斧,冲向了混乱的人群,目标明确的直奔黑暗骑士而去。


同类推荐: 巫师自远方来网游之全球在线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英雄联盟:上帝之手我的游戏能提现逍遥梦路异界那些事儿我是瓦尔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