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奥术征程 第十四章 神圣复仇者

第十四章 神圣复仇者

    灰蒙蒙的清晨异常寒冷。

    巴勒瑞斯站在‘火蜥蜴’酒馆闭合的大门前,孤单影只。

    他凝望着远处的地平线,漠口镇围墙之外的世界,看起来如此空荡,好似永远都没有他的立锥之地。

    但他清楚,自己在此徘徊也于事无补,他必须离开这里。

    “也许他们的担忧是对的。”巴勒瑞斯轻轻地叹了口气,  喃喃自语。

    因为他也担心自己突然有一天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为整座小镇带来暴力的审判。

    他下意识地望向漠口镇的岩地堡,一面面绘制着紧握绿色光芒的黑色铁拳的旗帜在风中飘扬。

    他至今还印象深刻地记得,那里曾经是漠口镇领主的城堡,插得是迎风招展的紫龙旗帜,里面驻扎着守护小镇的紫龙骑士和战法师军团。

    如今却成了散林塔会的聚居地,  居住着残暴的军队和暴政之神班恩的邪恶崇拜者。

    他不禁在想,若是漠口镇被散林塔会的苍鹭骑士安格斯彻底统治,  再受到首富格拉尔的资助,  将变得更为壮大......

    一道道令他不安的幻象开始困扰着他,让他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有那么一瞬间。

    巴勒瑞斯仿佛看到了苍鹭骑士安格斯率领中一支黑暗骑士,举着绘有暴政之神班恩圣徽的战旗,高唱着颂扬他们神祇的胜利之歌。

    在雄壮的黑色战马铁蹄所到之处,不信者的军队一触即溃,死尸遍地,垂死者在浸透鲜血的战场上呻吟悲泣。

    这场景让他内心的善良面蠢蠢欲动。

    “绝不!”巴勒瑞斯斩钉截铁的低语道:“我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在漠口镇上演。”

    因为他已经让这种灾难上演过来了一次,他苦涩地想。

    十年前,他带领着自己的冒险小队,听信散林塔会散发的虚假消息,去屠杀一头成年期的邪恶红龙。

    没有人能够抵抗住屠龙者荣耀的诱惑,  他和他的几位同伴也是如此。

    然而当他们闯入巨龙的巢穴时才发现,  这根本就不是成年期的巨龙,  而是一头活了千年的上古红龙。

    一头被惹恼的上古红龙带来的怒火,  无疑是相当可怕的。

    那一天,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和指引他踏上圣武士道路的爱人全部遇难,  死得只剩下他跟另一位术士伙伴。

    他们在慌不择路中,  逃到了漠口镇。

    可怕的灾难发生了。

    原本属于科米尔王国的领地漠口镇,在一名信仰知识之神欧格玛的圣职者领主的治理下,百废待兴,已经有着向埃诺奥克沙漠最繁华的城镇发展的趋势,结果却被他们吸引过来的上古红龙毁于一旦。

    整个小镇的人口在龙焰中死伤过半,虽然漠口镇的圣职者领主带领着紫龙骑士和战法师将这头红龙重伤,但也因此全部牺牲。

    发狂的巨龙被随后赶来的散林塔会和拜龙教捡了便宜。

    他们就好似早就商量好了一般,拜龙教得到了巨龙的尸体,而散林塔会获得了小镇的统治权。

    在那场惨烈的战斗中,他从熊熊燃烧的烈焰中拯救了许多无辜的平民,但对他来说,永远也弥补不了自己所犯下的罪过。

    他是一名立下过奉献之誓的圣武士,这意味着公正、美德、秩序的理念中最崇高的一部分,追随这种誓言圣武士,全部都献身于守序和善良,并将其信条视作奉献的标准。

    而他的所作所为,却将自己曾经立下的誓言践踏,  就像被红龙之焰席卷而过的房屋,彻彻底底的摧毁。

    因此,  他失去了圣职者的神圣誓言,也失去了他亲自所承认超越自己的理想所存在的服务上。

    正是这段痛苦不堪的回忆,让他同时失去了圣武士和剑圣的力量,变成一个肉体和灵魂遭受双重打击过后的残年老人。

    而今,一无所有的他,就连自己的立锥之地都要失去。

    “我不能走,我必须留下来。”巴勒瑞斯不断低语,强调道:“我本来就属于这里,谁也无法将我赶走。”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推门而入。

    “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当他进入酒馆的刹那,一道微冷的声音从他尚未适应的黑暗中传来。

    这冰冷的声音让巴勒瑞斯脖子后面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他不假思索就把手伸向腰间,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根本就没剑可拿。

    他仿佛是今天才意识到,自己的剑和右腿早已在十年前的红龙之乱中断了,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陷入深深地绝望和自责中。

    “我属于这里,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这里!”巴勒瑞斯坚定地回答。

    他不知道说话者是谁,尽管他只需抬头,就能够看清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的样貌,但不知为何,听着他那微冷的质问语,他下意识地想要逃避,不敢与他对峙。

    “我只想留在这里,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他又不甘心地补充道:“难道连这也不行吗?”

    “力所能及之事?”

    酒馆的大门砰的一声自动合上,黑暗中的身影轻蔑地笑了笑。

    “你所谓的力所能及之事就是修补漏水的天花板,维修大门上嘎吱作响的铰链,还是疏通厨房里的排水设施?”

    “我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瘸腿老人,我除了这些,又能做什么?”讽刺的话语击中了巴勒瑞斯内心最深处的一个痛点。

    是啊,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失去了圣武士和剑圣的力量,也失去了他最后的战斗意志。

    如今,他的头脑里究竟还有什么?

    他的头发已经半白,以前由于神圣光辉笼罩,曾一直是光亮乌黑,现已没有光泽,失去了生气,显得乱糟糟的,缺少血色的脸庞刻满了岁月的皱纹,身体也因此变得瘦骨嶙峋。

    他拥有的只有崩溃和绝望,屈辱和灰心。

    “你的确做不了什么,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如此。”黑影的语气似乎感受到了他此刻的心情,缓和了许多,不紧不慢地说:

    “只要是经常旅行的人,就能看到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比如两个农民为了一块田地拼得你死我活,到了第二天,田地被两个伯爵的手下夷平,这些扈从又把厮杀继续下去。

    人们被吊死在路边的树上,强盗割开商人的喉咙,在镇子里,每走一步都可能被来自贫民区的尸体绊倒。就算是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凡是刀刃指向,宴会上每一分钟都可能有人面色发青地倒在餐桌下。难道你就可以维护到任何不幸的事情吗?”

    “我的确做不到。”巴勒瑞斯依然没有抬头,如实回答,又郑重而坚定地说,“但是只要圣武士不死,正义就会永存。”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句他曾经引以为傲,又渐渐唾弃的话语。

    他突然感觉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底的某根弦被触动了,瘦骨嶙峋的身体也仿佛获得了奇异的力量,就好似迷茫之人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这就是所谓的渴望救赎吧,他心想。

    并非所有的灵魂都能够得到救赎......莱姆瑞克可怕的话语像毒药一样在他脑中燃烧。

    “的确,没有人能够全部维护到,而你任由灾难眼睁睁地发生在你面前又无能为力,那是因为你还不够强大。唯有获得碾压一切的力量,你才能守住心中的正义。”

    黑影说话的语气出奇地平静,让巴勒瑞斯感觉到了一股抚慰人心的力量,他静静地倾听着。

    “所以我只相信自己的力量,只相信强大的力量,这是一个被诸神统治的世界,同样也是集伟力于一身的世界,唯有我们拥有碾压一切的力量,在面对任何邪恶组织、邪恶种族,甚至是无底深渊的恶魔和巴托地狱的魔鬼,才不会出现那么绝望无助的灾难。”

    “你太弱小了,面对一头上古红龙,你根本没有能力去消灭,可是却不自量力地挑起了正义与邪恶的战争,正是因为你无知的举动,才为漠口镇带来了杀戮与死亡,害死了许许多多的无辜之人。”

    被提起往事,巴勒瑞斯的脑海中再次回想起一幕幕惨烈的画面,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以极快的速度向他全身蔓延。

    拥有碾压一切的力量,才能守住心中的正义,守住漠口镇,完成自己的救赎。

    在痛苦中挣扎的老人浑身颤抖一下,突然醒悟了一些理念。

    “如果你没有消灭邪恶的力量,你所谓的正义不过是个笑话而已,你以为只要相信正义,就能够拯救世界吗?在我看来,白痴才会相信!”

    “真正的强者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而你?你连这点困难都不敢面对,所以,你根本就不够格!”

    “你就是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行尸走肉,身为一名圣武士,你直到现在都没有理解什么叫真正的正义,什么叫最纯粹的正义。所以你的堕落不值得让人同情和怜悯。”

    “如若不然的话,诸神为什么会创造绵羊好让恶狼不挨饿,创造弱者来给强者愚弄。”

    “真正的圣武士会保护弱者,守护良善。”渐渐明悟的巴勒瑞斯感觉到这一句句话语仿佛刺入心脏的利刃,他痛苦的咬牙坚挺,语调坚定地争辩道。

    “真正的圣武士和诸神看似存在,但却又从来都不存在。”黑暗中的身影嗤之以鼻地说:

    “一个人倘若无法自卫,就是死路一条,必须为别人让路,你还不明白吗,就算是在诸神的注视下,这个世界依然还是由刀剑和强权统治。”

    “你的这个言论太恐怖了。”巴勒瑞斯声音微颤地说。

    “恐怖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就因为太真实,才让人感到害怕。所以说,一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邪恶的猖狂,而是良善者们的沉默,你是说吗,巴勒瑞斯?”

    巴勒瑞斯感觉到这些话语在自己的耳膜里轰轰乱响,像失去了思考力,但却又鲜明深刻地印在他的意识上,他神色一惊,猛地抬起头,看向黑暗中的身影,颤声询问:

    “你......你究竟是谁?”

    话音刚落,一道耀眼的光辉在昏暗的酒馆爆发。

    他看到一位曾经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冒险者布莱恩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位面色冷峻的半精灵巫师整个人都散发着威严自信的气质。

    他的双眼深邃明亮,黑发隐隐生辉,披在身上的一件不起眼的黑斗篷无风自动,又像是炙热的太阳照射下的黑曜石雕像一样耀眼。

    最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这一切的光源,竟然来自一把闪闪发光的炙热光剑。

    “记住,任何灵魂都可以得到救赎。”

    布莱恩将手中的传奇武器‘黎明使者’猛地一掷,插在巴勒瑞斯面前,冷冷地说:

    “最亮的光辉中也存在阴影,最黑暗的阴影里也永远都存在勇于驱散黑暗的无畏者,这在乎于你到底愿不愿意得到这种救赎,如果想好了的话,就拿起这把剑,跟随我一起为漠口镇带来光明与希望。”

    “嗡!”

    随着布莱恩的话音落下,插在巴勒瑞斯面前的光剑骤然浮现出耀目的光辉,发出颤抖般的鸣响。

    巴勒瑞斯注视着这把光剑,着魔般地看着它,一瞬间,仿佛让他对任何钟爱之物都为之失色。

    望向耀目明亮的光辉,他深有感触地发现,这并不是一把完整的武器,这把武器仿佛在黑暗中被遗落了无数年,以至于留下了被侵蚀的伤害。

    即便如此,这把剑依然能够在重见天日后,重新绽放出象征希望的光辉。

    “一把剑都尚且懂得自我救赎,我怎么能因此自甘堕落下去。”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伸出颤颤巍巍的右手,枯槁的手掌上,伤疤与伤痕纵横交错,在光芒的映衬下,显得那么醒目深刻。

    当他即将准备紧紧地握向这把武器的镀金剑柄的时候,他突然又停顿了下来。

    他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几十年的人生。

    他想起自己受皮鞭驱赶而参战的杀戮,为了弥补和救赎,又接受神圣使命的召唤,成为晨曦之主的圣武士。

    当十年前随着红龙肆虐漠口镇后,自己失去来自圣武士的力量和剑圣的誓言,以及人生的目标......

    奉献之誓意味着公正、美德和秩序的理念中,最崇高的一部分。

    他们是身披闪亮铠甲的圣武士代表,躬行着公正的教条,追寻崇高的使命。

    巴勒瑞斯回想起自己立下奉献之誓的神圣时刻,又再次回想起自己修习剑圣之道的杀戮和红龙肆虐的烈焰与无数无辜之人的惨死。

    他下意识地闭上双眼,默默品味一幕幕不堪回首的记忆,带来的痛苦。

    闪耀的剑光仿佛映入他心底深处的黑暗,让他突然明悟了。

    “从今以后,我只相信自己的力量,只相信强大的力量,唯有我们拥有碾压一切的力量,在面对任何邪恶组织、邪恶种族,甚至是无底深渊的恶魔和巴托地狱的魔鬼,才不会出现那么绝望无助的灾难。”

    巴勒瑞斯浑浊的双眼渐渐变得明亮锐利,语调也犹如坚石重击,“这才是我追寻的正义!一种最纯粹的正义!”

    他掏出那枚暗淡无光,早已没有任何神圣光辉的晨曦之主圣徽,那枚被他视为珍贵的象征,冷漠地将其丢入黑暗的角落,而后双膝跪地,紧紧地握住‘黎明使者’的镀金剑柄,坚定地说:

    “既然奉献之誓已不再适合我,那我就当一名神圣复仇者:寻强敌,心无旁骛!对恶毒,绝无怜悯!为正义,不择手段!”

    话音刚落,闪耀的‘黎明使者’散发的明亮光辉渐渐消散,与持握者一起浮现出某种诡异的气息。

    巴勒瑞斯缓缓起身,锐利的双目迎向虚无的黑暗,全身骤然间爆发出一股神秘的暗黑能量。

    ‘黎明使者’最后一丝微弱的光芒也彻底消散,凝聚出一道散发暗黑能量的利刃。

    看到这把传奇武器的变化,布莱恩的眼神中也浮过一抹惊讶。

    让他没想到的是,巴勒瑞斯重新找回战斗意识后,所爆发出来的能量,竟然与黑暗中存放了几千年的‘黎明使者’产生共鸣。

    这把武器的光属性彻底被黑暗吞噬,变成一把真正意义上适用于神圣复仇者的暗属性武器。

    神圣复仇者!

    一群守序中立和绝对中立阵营的圣武士。

    为了维护心中的正义,神圣复仇者甚至会不择手段做出任何事。

    这是一种掌握黑暗力量的圣武士,但是掌握这种力量的圣武士,却最容易堕落成邪恶的暗黑卫士。

    他们守护的是心中正义,而不是诸神的信仰。

    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一场自身信仰与意志的战斗。

    胜负只在一念之间。

    神圣复仇者的神圣誓言是:复仇!

    这是一种立誓惩戒那些严重罪行的庄严承诺。

    当邪恶势力屠杀无助居民,当所有民众背离意志,当某个盗贼工会过于强横霸道,就是复仇之誓的圣武士出手的时候。

    他们被称为神圣复仇者,有时也会称为黑骑士,他们会为了正义不择手段,即使牺牲自己的纯洁,也一定要伸张正义。

    黑暗再也不能抑制住神圣复仇者伸张正义的力量和束缚。

    相反的,黑暗的力量不但可以点燃煽动起他们心中的光芒,还能够使其沸腾,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恭喜你,巴勒瑞斯。”布莱恩微微点头,向他祝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祝愿你早日完成自我救赎。”

    在他的印象里,这位圣武士老者是在三年以后才觉醒的。

    三年的沉淀,让他一举突破瓶颈,神圣复仇者和剑圣职业全部达到传奇领域,成为阿拉贝城的女大公麾下最锋利的一把剑。

    虽然此刻被他强行提前三年,导致这把弓的张弛力度还不足以爆发出最强的威力,但在他刻意点拨和激发下,他的信念却变得更加坚强。

    布莱恩非常清楚,这位已经达到四阶典范巅峰的强者,突破传奇境界所欠缺的就是一个心境上的空缺。

    当他完成自我救赎的那一天,就是他踏入传奇领域的时刻。

    “感谢大人的点拨,让我重新找到自我救赎的道路。”

    巴勒瑞斯锐利明亮的双眸中浮过最为纯粹的感激,他毫不犹豫地跪在布莱恩面前,神色庄重又义正言辞地说:

    “我,巴勒瑞斯,以复仇誓言和剑圣理念的名义,在此宣誓,从现在起,我将自己的忠诚献给漠口镇的主人,将生命与力量奉献与您,请公正平等地对待每个人,而我将永远追随您!”

    当巴勒瑞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骤然感觉到重重压在自己心头的重担一下子消失了,仿佛甩掉了一副笨重的盔甲。

    疲惫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骤然爆发的旺盛精力和无比清醒的意识。

    各种策略和构想在他的脑海中飞窜,其中每一个都预示着巨大的成功,每一个都足以促进不同族群之间的相互理解,能够确世界实现持久的和平,让全世界的每一个生灵受益。

    不仅是他的意识,他的肉体仿佛也突然得到令人惊讶的强化,力量、敏捷和自控能力都在转瞬之间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巴勒瑞斯觉得自己不仅仅能攀上险峻的高峰……他还能移动它们。他能够结束战争,引导正义进入每一个阴暗的角落。

    他拥有了完美和彻底的冷静,心中充满自信,很清楚自己该如何引领这股能量洪流——不,是强大的海啸。

    就连神圣之力也不曾这样影响过他……这种感觉的确和神圣的力量相似,但不像圣武士的神圣力量那样更多作用于身体,而是作用于他的心灵。

    他知道这是专属于剑圣的力量回归了,一种他所承认超越自己的理想存在上的信念之力。

    他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

    布莱恩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圣武士,自然也感受到巴勒瑞斯在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

    对于这种情况,他一清二楚。

    这是来自剑圣的信念之力。

    剑圣这个职业其实与圣武士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之处。

    首先,想要进阶剑圣,自身的阵营不管是邪恶、善良还是中立,都必须是守序阵营或绝对中立。

    随后,必须宣下一个对领主或者理想化身服务的誓言。

    同样的,当剑圣或者圣武士们背弃了他们当初宣下的誓言,或阵营偏移,那么他们的实力就会因此停滞不前,直至赎罪成功为止。

    布莱恩沉默片刻,注视着面前的圣武士,抬了抬手,用同样的语气,对他说:

    “愿吾之领地,长夜黑暗,烟消云散,白昼光明,勃勃兴旺。愿汝明睹世间本质,真理环汝四周,诸物一目了然......请起,巴勒瑞斯,我是布莱恩,漠口镇领主.......”


同类推荐: 巫师自远方来网游之全球在线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英雄联盟:上帝之手我的游戏能提现逍遥梦路异界那些事儿我是瓦尔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