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奥术征程 第十五章 散塔林会的算计

第十五章 散塔林会的算计

    ‘面纱玫瑰’丝毫不像漠口镇的访客们有时设想的那样是个杰出的布料商店。

    准确地说,它是家按摩院,但只有爆发户才这么称呼。

    更恰当地说,它是快乐的宫殿,那里有地表最熟练的肉体仆人,可以提供多数客人认为最强烈的愉悦感。

    散塔林会的苍鹭骑士安格斯本人就是这种观点。

    他已经在温暖的散发香气的油中浸湿了饮食过量的肥壮身体,他最喜欢在他的女按摩师触按中彻底放松自己。

    但现在,还不行,他是为了办事才来到这个令他愉悦的圣殿。

    因为在这里谈事情,要比在漠口镇的岩地堡或任何区域都谨慎安全的多。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根本就不喜欢前往漠口山脉那阴森恐怖的地下墓室。

    这就是他为什么在这里包了一个只有两张睡椅的舒服单间和两个笨重的聋哑人类按摩师,而不是他最喜欢的女按摩师。

    令人高兴的是,他为自己选的这个没舌头的奴隶,也拥有高超的技巧。

    聋哑奴隶揉捏他脖子上的肌肉又疼又舒服,令他忍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

    就在这时,来自幽暗地域的卓尔精灵希尔琳突然走了进来。

    安格斯瞬间感觉此时的狼狈,有损自己的尊严,但这位黑暗精灵却置若未闻。

    这让安格斯想不出,到底什么事才能让这个恶魔信徒笑起来。

    这是一位有点憔悴的雌性卓尔,皮肤呈木炭那种不健康的暗灰黑色,就好似烈火中烘烤过后的黑玛瑙,但她的五官长得颇为精致,枯白色的长发更如丝绸般柔滑。

    然而这一切都与可爱无缘,因为怒火和仇恨从不会表现为美丽。

    他能够感觉到希尔琳赴这种秘密约会的样子非常从容淡定。

    这就是贵族和平民的区别,他心想,无论情形多么危机,贵族总能保持一定的优雅。

    更何况,这还是一位来自幽暗地域的古奥伦斯城,黑暗精灵第一家族的卓尔公主。

    “你为什么还没有动手。”希尔琳冷冷地说,她的声音配上表情,毫无美感可言。

    “我一点都不着急。”安格斯笑着回答,“格拉尔是一位相当聪明的商人,他知道该如何选择。”

    按摩奴隶用指尖压安格斯后背上方,他的身体随之抖动。

    “我们会谈到这个的,赞美黑暗之主,首先,请让我神经放松,告诉我没人看见你进了这个包间。”

    他是散林塔会负责漠口镇的首领。

    这个强大组织也被称为暗黑情报网。

    起初只是一个商人组织,后来逐渐发展,包括了刺客、间谍、一支军队,还有班恩的教会做支持者。

    现在控制着月海周围的一半地区,它的影响已经遍布整个大陆,并在大陆的西部和南部牢牢扎根。

    散塔林会的装备极佳,供给充足,有强力的巫师和牧师支撑,由多位大法师和一位班恩的选民领导。

    被普通的民众所畏惧并拥有着邪恶的名声,散塔林会绝非那种随意就可挑战的敌人。

    随着组织和班恩教会的共同成长,它的影响力扩展地更加迅速,因为这两个团体的目标都是希望完全统治整个大陆。

    现在,甚至一只拥有暗黑情报网标记的普通商队,都会被敬而远之,因为他们很可能受到某个强大的法师的保护,或拥有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魔法。

    正因为这显赫的名声,让他们自然也拥有了自己的敌人。

    除了让安格斯感到头疼的竖琴手同盟外,最让他忌惮的,就数阴魂城的影卫刺客。

    这些阴影裔在漠口镇的黑暗中无孔不入,所以他必须小心谨慎。

    “你在怀疑我的能力?”希尔琳皱着眉头,明显对话里的暗示感到厌烦,“没有,没有人能够发现我的存在。”

    “那脱掉衣服吧,你是一名卓尔精灵,在漠口镇很惹眼,绝对会有人推测你是到这里来做深度按摩的,当你回去时,你必须看起来是一副刚刚做完,一脸舒爽的样子,而且,这些家伙物有所值。”

    卓尔精灵皱着眉头,好像她怀疑安格斯正在对她开玩笑。

    她不喜欢这种恶作剧,因为这会让她回想起某个痛恨的族人。

    她朝那个比他同胞身材略小缺少肌肉的奴隶做了个手势。

    奴隶按摩师迎上黑暗精灵兜帽内的淡红色双眼时,神色中浮过一抹恐惧。

    按摩师连忙躲开,小心地不与她的目光接触,硬着头皮,开始为她脱衣,并把衣服挂在墙壁的钩子上。

    “那我们该怎么做?”

    希尔琳任由对方颤抖的双手褪去自己的衣物,用微冷的语气说,“他被保护着,即使你将这些消息传给了阴魂城那些技巧高超的影卫刺客,我也不认为他会那么容易被杀死。”

    “当然。”

    当他的按摩奴隶把另一块紧锁的肌肉挤压揉搓成温暖柔软的一团时,安格斯不得不闭上被挤得倾斜的眼睛,在按摩师把手放在那些肌肉上之前,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它们绷的有多紧,“谋杀有谋杀的优势,但我更愿意使用合作的方式让他永远消失。”

    “你跟格拉尔达成一致了?”希尔琳边躺在睡椅上边问。

    她的按摩师奴隶温柔地把她枯白色的长发摆在一边,露出下面的肌肤。

    安格斯露出轻松的微笑,“你还是太急切了。”

    “这是我的目地,吾主的指示。”希尔琳的奴隶按摩师打开一个白瓷油膏瓶,一股甜味散发在空气中,“你最好不要再消磨我的时间和耐心。”

    “我当然清楚。”安格斯回答,“我早就知道阴魂城的暗杀很有可能无功而返,所以我准备学着他们对付阴魂人的方法,去对付他们自己。”

    希尔琳皱着眉头,考虑这些问题,看起来明显不太满意。

    她的奴隶按摩师在背上涂了一薄层琥珀油。

    沉默骤然降临。

    从这栋建筑的某处传来微弱的被扭曲的叫喊、大笑和啪啪啪的回声。

    安格斯猜想一定是某个男性在另一间浴室里自娱自乐,毕竟漠口镇的女性很有有心情这样喧闹的大声欢笑玩闹。

    最后,希尔琳打破沉默,对他说,“好吧,你想怎么做,说出你的详细计划。”

    “格拉尔为了向我表示自己的忠心,在与阴魂城的战斗结束,就立刻送上了价值20万金币的黄金和宝石。”安格斯自信地说:

    “所以,就在今天晚上,我会邀请他们到我的城堡用餐,正如阴魂城的下场一样,只要我一声令下,以摔杯为号,他们将全部死在我提前设好的陷阱里。”

    “你又能怎么保证他一定也会去?”希尔琳发出甜蜜的呻吟,奴隶按摩师正在用拳头底部轻轻敲打她发光的后背。

    能放松紧邦邦的四肢可真好,安格斯瞥了一眼,心想,他接着说,“我已经特意向格拉尔嘱咐过,一定要将他带过来,因为我很欣赏他的魔法艺术。我的传信使者告诉我,他看起来非常高兴的样子。”

    “他很狡猾。”希尔琳恼怒的绷紧了肌肉,她的奴隶按摩师的手又让她放松了下来。

    “你根本就不了解他的可怕,他仅凭自己奴隶和血祭猎物的身份,就帮助那个婊子完成了血祭,还配合她亲手杀死了我的母亲。最主要的是,他竟然能够摆脱家族主母的神术追踪,安然无恙地逃出古奥伦斯城。”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否认这一点。”

    安格斯依然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自信微笑,“所以我同样也调查过他,并清楚地知道他在灰矮人的奥杜斯王城的所作所为,以及如何破坏乌黯君主的计划,同时还从格拉尔口中得知,阴魂城的灭亡,也是他一手策划的。我的下属亲自查看过宴会大厅的战斗痕迹,连他都赞叹对方是一名出色的阵法大师。”

    “但是,黑暗之主在上,我并不认为他能够在我将杯子摔下去的时候,就一下子把法阵布置成功了。”他笑着打趣道:“没有法阵的辅助,他又能强到哪去儿?”

    “或许真的如你所说。”希尔琳闷闷不乐地哼了一声,按摩师用手在她光滑潮湿瘦骨嶙峋的背上拍击,发出吸吮声,“看在六百六十六层深渊的份上,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我......我当然知道。”

    安格斯舒服地呻吟着紧缩脚趾,此时他的按摩师正在设法顺着他的神经送入一阵快乐的颤抖,他继续说道:

    “我也不希望任何意外发生,所以我不但利用格拉尔送给我的钱财雇佣了漠口镇实力最强大的龙骸佣兵团,还聘请了一位来自暗夜假面的典范刺客。”

    “龙骸佣兵团?暗夜假面?”希尔琳疑惑地看向安格斯,在按摩师按摩她的骶骨关节时,她的娇躯随之微微抖动。

    “龙骸佣兵团的团长萨洛,是一名实力达到典范巅峰的龙脉术士,副团长普兰达,则是一名四阶游侠。”

    安格斯不厌其烦地回答,“暗夜假面的总部位于巨龙海岸的贸易都市西门,这是一支由吸血鬼组成的秘密组织,专精于暗杀之道。”

    “宴会的当晚,我会让龙骸佣兵团的500佣兵全部潜伏在岩地堡,我的苍鹭骑士团隐藏在宴会大厅,再配合你我两人的实力和专精于暗杀的吸血鬼……”

    安格斯信心十足地说,“若是连这点人都拿不下的话,那我还是尽早去见伟大的黑暗之主班恩吧。”

    毕竟对于格拉尔商会的人,他实在太了解了。

    只要干掉格拉尔商会,侵占他们的所有财产和领地,他就是漠口镇唯一的统治者。

    他早就知道大祭司莱姆瑞尔说服了科米尔王国的赛兰特亲王,只要机会来临,他就可以带领漠口镇的部队,大举入侵科米尔的领地。

    这样的话,他的功绩将远高于负责谷地的另一名暗黑卫士,他的死对头赛露儿。

    而他也因此会得到大祭司莱姆瑞尔的赏识,获得黑暗之主的眷顾。

    唯有获得黑暗之主的眷顾,他才有机会踏入传奇领域。

    到了那时,他就可以凭借自己掌握的势力和个人能力,成为散塔林会的话事者之一。

    “我还是有点怀疑,你现在的自信,对我们是福慧,还是灾难?我们是抓住了最好的机会,还是疯狂的冲向自己的毁灭?”希尔琳沉默片刻,缓缓地说,“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会非常安心。”

    “那我问你个问题。”正沉浸于未来美好前景的安格斯对她说,“问问你的心,你是服务于恐惧还是仇恨?”

    “我服务于权力!”希尔琳不假思索地冷声回答。

    “那就考虑一下。”安格斯笑着说,“当权力在我们伸手可及的范围内闪闪发光时,就让我们抓住它吧!”

    “你说的没错。”希尔琳低声自语一句。

    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不由自主地想着若是自己将他的脑袋砍下来,带来古奥伦斯城,亲自丢到桑蒂拉这个小浪蹄子面前,她会是什么表情?

    她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她心想。

    提起桑蒂拉,一抹恼怒的潮红瞬间闪动在她眯起的双眼中。

    虽然桑蒂拉进入了蜘蛛教院学习祭司之道,但她那我行我素和喜欢恶作剧的风格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让她恨得牙痒痒。

    见习祭司在蜘蛛教院中招惹竞争对手、个人宿怨和毫无来由的憎恨之类的事情并非不常见。

    事实上,这对于毕业后的生活是非常好得磨炼,很少受到劝阻。

    但桑蒂拉羞辱她的恶作剧却自始至终都从未停止过。

    最让她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真的敢在伊莉莎贝塔主母的卧室里布置一道监测魔法,将主母与深渊恶魔深入交流的影像公布在古奥伦斯城的祭典上。

    希尔琳甚至已经联想到伊莉莎贝塔主母被气得浑身颤抖,狂怒地咆哮着将桑蒂拉变成黑檀木雕像的样子。

    然而怪异至极的是,祭典上的闹剧,不但没有让神后罗丝对此不快,反而非常欣赏她的幽默。

    “赞美罗丝,总有一天,神后会厌烦她的小把戏,这个备受宠爱的小荡妇将会越走越远,若是那一天到来时,神后会指示我,亲自抹杀她的存在!”

    希尔琳回想起伊莉莎贝塔主母的厉声言语。

    不过,更让她可恨的是,桑蒂拉在学习和记忆神术上,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她在魔法旅行方面,更是具有极高的天分。

    正因为如此,当她无意中得知桑蒂拉通过地表商人寻找布莱恩的踪迹的时候,她立刻收买地表商人,散播出布莱恩出现在科曼索的虚假消息,并给予她前往科曼索的传送媒介。

    她若是敢利用旅行魔法偷偷来到地表,希尔琳相信,那里的魔裔精灵和精灵远征军一定会非常欢迎她的到来。

    遗憾的是,这样的话,她就不能亲自将布莱恩的脑袋扔在桑蒂拉的面前,再望向她精彩的表情,获得身心愉悦的舒爽感。

    …………


同类推荐: 巫师自远方来网游之全球在线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英雄联盟:上帝之手我的游戏能提现逍遥梦路异界那些事儿我是瓦尔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