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奥术征程 第十六章 狐行拂晓

第十六章 狐行拂晓

    阳光宛如烈焰,透过窗棂洒落,‘狐行拂晓’曈昽暗骂一声,连忙翻出被窝。

    她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一想到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她的胃袋便发出一阵咕噜声,提醒她该下楼吃饭了。

    临走之前,  月精灵曈昽还不忘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一番。

    她脚踏母鹿皮靴,轻巧地走下楼梯。

    一名经常到碎颅酒馆捧场的矮壮汉子闪到一边,给她腾出道路,这让她的心情明快了些。

    她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举动很讲究,但也说不定是有意取悦她,  保不齐最终的目的就是想睡她。

    但是啊但是......她笑着想道:你们可得多长几个心眼儿,小心第二天捂着屁股出去。

    她避开自己出现后瞬间活跃起来的酒桌,  在吧台边落座,  朝店主挥了挥手。

    “想点些啥,情场万人敌曈小姐?”酒馆老板点头哈腰地讨好道。

    “小嘴可真甜。”曈昽笑着将一缕黑发从灰白的眸子前拨开,“来份早餐,再上杯酒。”

    “还是记账上,对吧?”

    她点了点头,酒馆老板对着后厨嚷嚷了几句,随后从一摞杯子中抽出一只,给她斟满麦酒。

    “有个大事不知你听说没:‘肥鲶鱼’格拉尔投靠散塔林会了。”听口气,酒馆老板似乎对这番变故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吗?”曈昽玩味儿地看他一眼,豪放地灌下一大口酒。

    她当然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不过这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

    “当然没错。”老板继续说,  “真搞不明白,既然都是投靠,  为什么不直接投靠阴魂城,还能为兰多那小子赚个媳妇儿。”

    曈昽摇了摇头,  像‘他’这种活了数千年的远古巨龙,  没什么事能让她吃惊,  “散塔林会掌握了漠口镇,买卖要难做了吧?”

    老板耸了耸肩,“至少能比以前稳当,而且不守法的生意也不用都得转入地下。”

    他擦着餐具,咧嘴乐了起来,“比科米尔王国统治时,可自在多了。”

    “希望你永远都自在。”曈昽意味深长地嘀咕一句,为此举杯祝酒。

    就在这时,这间昏暗酒馆的门被人推开,夺目的亮光倾泻而入。

    月精灵曈昽眨眨眼,嘴角勾起一丝莫名的笑意。

    因为来客正是她要等的人,一个长相英俊的半精灵法师。

    他脸部轮廓立体而深邃,棱角分明,有着刀削斧劈般的刚毅线条,一双轻扬的剑眉下,双眼闪亮犹如黑耀石块,透着沉稳而冷静的光芒。

    说实话,如果不是那双让她有点不太自在的深邃眼睛,  他看起来还是挺嫩的,  难怪那个精灵小妞儿天天想着他,  月精灵曈昽露出一抹坏笑。

    接着,她又注意到跟在布莱恩身后的人。

    他穿了件破旧的皮革上衣和裤子,披着风尘仆仆的斗篷,从兜帽内垂落的两缕灰白色长发看出,这应该是一个老者。

    不过,令曈昽意外的是,她发现这位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老者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随意地跟在布莱恩身后,却好似一把随时都能够瞬间出鞘的利剑。

    而且他那被上古红龙的龙息喷伤的右腿也完全痊愈了。

    有点意思......曈昽玩味儿地笑了笑,目光望向不远处一名醉汉。

    碎颅酒馆在布莱恩到达的同时静了下来。

    对一间挤满了粗鄙酒客的酒馆而言,他的出现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没人想和他的视线对视上。

    “你先去接触一下他们的团长。”布莱恩对身后的老剑圣巴勒瑞斯交待道:

    “记住,见到他们之后,先不要暴露身份,我想试探一下这些人,如果不满意的话,那就没什么可谈的,直接杀了吧。”

    听到领主大人轻描淡写的话语,巴勒瑞斯却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他郑重地点点头,朝酒馆深处走去。

    布莱恩坐到酒馆的角落里,随便向服务员叫了一杯酒。

    今天晚上他就要与散塔林会的人决战,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触龙骸佣兵团。

    他知道这支佣兵团的德性,所以还是有一定信心收服他们。

    若是他获得龙骸佣兵团的支持,今天晚上的胜算将大幅度提高。

    当他落座的时候,他能够明显感觉到一双双不善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他知道这是一家黑店。

    事实上,认真讲的话,漠口镇的阵营应该算是中立邪恶。

    这里聚集的大多都是沙漠盗匪、强盗等各种邪恶之徒。

    但是他相信这些人在招惹自己之前,都会好好掂量一下。

    让他意外的是,一名人高马大的壮汉就是个例外。

    布莱恩一抬眼就对视上了他的视线。

    这名壮汉的体格就像头棕熊,让人过目不忘。

    虽然没多少人知道,但他凹凸不平的一张疤脸之下,却隐藏着一颗精明的头脑,一颗本该意识到此举危险性的头脑。

    然而,劣质酒水注定了他的厄运,就算壮汉的酒量再好,他也没长着矮人的胃。

    这名壮汉突然起身,大大咧咧地坐在布莱恩身边。

    整个过程中,烟雾弥漫的吧台尽头,布莱恩明显感觉到一双晶莹的灰色眼眸一直在注视自己。

    遗憾的是,他看不清眼睛所依附的那张脸。

    “幸会,小鬼。”壮汉醉的舌头都硬了,“一个人吗?”

    布莱恩对魔法的敏锐直觉,却感觉到他更像是被某种魔法控制了。

    也就是说,有人在挑衅自己。

    “三个数。”他冷冷地说。

    “你说啥?”壮汉愣了一下。

    “从三数到一,在这之前闭嘴走人。”森寒的魔法闪光在布莱恩的指尖汇聚。

    “三!”

    “哎.......别........开玩笑的!”壮汉神色一惊,似乎清醒过来了,但他双腿却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

    “二!”

    布莱恩置之不理。

    “停.......”

    “一!”

    一束冰冷的蓝白光线从布莱恩的指尖迸射而出,裹挟着寒气,精准地击中壮汉的膝盖,彻骨的寒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上一层晶莹的白霜。

    壮汉张口结舌,话也没能说完,便被魔法带来的寒意冻得浑身哆嗦,捂着膝盖尖叫连连。

    酒客们朝两人的方向望去,大部分人都面露惧色。

    “滚吧!”

    布莱恩手掌一推,一股无形的力场能量击中壮汉的胸口,摔在旁边的牌桌上,砸碎了桌面,将纸牌、钱币和牌手撞得四散而去。

    酒客们对布莱恩怒目相向,但他伸了伸手指,这些人立即知趣地错开眼神。

    就在这时,十数人悄无声息地从涂油的带扣、靴筒内衬、手腕里沿、脖颈后方甚至是兜裆布下摸出了兵刃。

    碎颅酒馆这个名字自然有它的渊源。

    布莱恩一清二楚,但他并没有因此而畏惧。

    就当他准备大开杀戒时,一个娇俏的身影站到了他和逞凶的酒客之间。

    众人不约而同盯着介入者,齐刷刷把手里的家伙都藏回了原位。

    紧接着,碎颅酒馆的氛围又变得和乐融融。

    “看不出来,你嚣张的样子还挺吸引人的嘛。”搅局人转身,开口打趣道。

    布莱恩抬起头,看到一张顽皮的笑脸。

    他看出这是一名月精灵。

    仿佛撩拨他一般,月精灵曼妙地将重心从左腿移到右腿。

    布莱恩仔细地观察着这位突然出现的女孩儿。

    这是他来到主物质世界,所见过的最美丽的精灵女子,即使与永聚岛和至高森林的上层贵族相比,也毫不逊色。

    她宛如含笑的眸子呈浅灰色。

    随着光照变化,其颜色似乎也在不断改变。

    紧贴在她白皙皮肤上的黑色长发如瀑布般直垂腰际,闪耀着午夜的光辉。

    她穿着窄袖紧身白上衣,袖子却是黑色。

    她的上衣外面套着一件铅色马甲,而一条深红绸短披肩则盖住了她的左臂。

    她戴着一只猩红手套的右手则支在髋骨上。

    更引人注目的是,她全身笼罩着凛然、自信的气质,仿佛能够仅凭一个眼神就他乱了方寸。

    最后,布莱恩发现,她的身段......真没的说。

    ‘狐行拂晓’曈昽!

    他认出了月精灵的身份,还想到了她的名字。

    月精灵曈昽是一名精灵影舞者,出生于永聚岛,在巨龙海岸最繁华的贸易港口城市西门长大。

    她还是精灵与半精灵游荡者之神艾瑞汶·伊拉希尔的选民。

    但是在布莱恩的印象里,对方早已隐居在深水城,将自己伪装成丝绸商人和时尚女王。

    为什么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

    他有点想不明白这位号称‘调皮捣蛋的冒险者’这个时候出现在漠口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喂。”直到对方开口,布莱恩才察觉到自己竟然有点走神了,“饱眼福了没?”

    不知为何,曈昽迎上对方的目光时,总感觉有点心虚,仿佛他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身份一样,也不禁让‘他’暗自心惊起来。

    “多谢相助,女士。”布莱恩懒得多想,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

    就在这时,被「冰冻射线」击中的壮汉缓了过来,立即掏出一把弯刃大刀,大吼一声,当空跃起。

    布莱恩神色一冷,正欲将其解决掉,月精灵女孩儿斗篷下的左手一扬。

    随着‘咔嗒’一声响,壮汉惨叫连连,扔掉武器,握住被弩矢贯穿的掌心。

    “我操你大.......”壮汉正欲破口大骂,却突然发现月精灵女孩儿露出一脸坏笑,他连忙将话又咽回去,头也不回地冲出酒馆。

    布莱恩皱了下眉头,他发现对方刚刚的动作没有任何发难征兆,更是快到连他都看不清。

    他内心的怀疑也减弱了几分。

    “再次感谢。”布莱恩伸出手,笑着说,“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布莱恩。”

    “我会让你一直高兴下去。”月精灵耸肩一笑,“道上的朋友都叫我‘狐行拂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不嫌弃的话,就叫我曈昽。”

    “事实上,你高兴的太早了。”布莱恩注视着她,“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嫌弃你。”

    因为他已经猜出这场闹剧很有可能出自眼前之人。

    这让他更加困惑这位陌生的月精灵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来这套啊......”曈昽暗自抹了把冷汗,低声呢喃。

    接着,她挑了挑眉,抬头迎上他的目光,伸手撩着发丝,故作不屑道:

    “你这是打算用这个方法来吸引女孩儿的关注吗?如果是的话,不请女士喝一杯,体贴的先生?”

    布莱恩轻笑一声,冲服务员招招手,后者犹豫不决地走了过来。

    “我要最上等的精灵蜜酒。”从曈昽点单完毕到酒水上齐,布莱恩跟她没再说话。

    月精灵女孩儿举杯一饮而尽,又挥手叫了第二杯。

    “瞧你,笑得那么灿烂。”曈昽放下酒杯,调侃道:“你这是喜欢上了我吗?”

    “没错,你看起来还真甜。”布莱恩审视着眼前的月精灵女孩儿,想要找到哪怕一丝与自己记忆中的不同之处。

    “哦,哦。”她露出甜美的笑容,“那我可得当心点,没想到你还有蜜糖般的唇舌呢。”

    “那你想尝尝看吗?”布莱恩挑衅道。

    “可以吗?”

    曈昽露骨地瞧着他,跃跃欲试地说,“要不你跟我上楼,到我的房间一起打几圈拉法特牌如何?我建议你从正面突破,因为我最不喜欢被人从两翼进攻。”

    月精灵女孩儿说完,起身走了过来,挑逗似地坐在布莱恩的大腿上,眼中含笑地说,“我可是从小就在西门长大,散发着大海的味道,想在大海中航行,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跟桅杆一样硬?”

    “我可不敢。”

    布莱恩捉住她不老实的小手,对她暗示付之一笑。

    他的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胳膊挪到她紧实的小腹上面,“惹恼了你们的恶作剧与变化之神,我怕承担不起。”

    精灵与半精灵游荡者的守护者神艾瑞汶·伊拉希尔,又叫精灵的恶作剧与变化之神。

    布莱恩知道身为选民的‘狐行拂晓’曈昽,她的后背上纹着一个不对称的金色八角星,小腹上是一个银色的小狐狸。

    想要确认她的身份,只要摸一下就能够感觉到纹身上散发出的神性力量,这是他曾经亲身体验过的。

    就当他即将触摸到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坐在自己大腿上的月精灵按住自己的手,接着像受惊小鹿似的闪身逃开。

    “瞎说什么呢。”曈昽笑道:“吓死你这个帅小伙,还有谁陪我说情话啊。”

    布莱恩正欲还击,发现巴勒瑞斯已经走了过来,于是收起脸上不正经的表情,不再搭理她,迎了上去,“怎么样?”

    “他们同意见你。”巴勒瑞斯暗自松了口气,说道。

    “那走吧。”布莱恩示意他带路。

    “喂,你们去什么地方?”月精灵女孩儿跑了过来,好奇的道:“可以让我跟着一起吗?”

    布莱恩皱着眉头,用审视的目光,仔细打量着对方。

    刚刚的试探,让他发现,这位月精灵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作为见过真正的‘狐行拂晓’之人,他又隐隐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实话告诉你,我不但知道某个恶魔信徒与散塔林会搭上了关系。”看到犹豫的布莱恩,曈昽灰白色的眸子一闪,刻意压低声音,悄声说,“我还打听到漠口镇来了一位新领主。”

    “走吧。”

    布莱恩迎上月精灵女孩儿俏皮的双眼,示意她一起朝酒馆深处走去。


同类推荐: 巫师自远方来网游之全球在线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英雄联盟:上帝之手我的游戏能提现逍遥梦路异界那些事儿我是瓦尔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