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奥术征程 第十七章 龙脉术士

第十七章 龙脉术士

    在巴勒瑞斯的带领下,他们来到酒馆深处,沿着一段陡峭曲折的木梯,进入一个昏暗喧闹的地下竞技场。

    空气中弥漫着蓝烟散发出的甜腻香气,却根本无法遮掩汗臭、酸葡萄酒和血腥味儿的恶臭。

    碎颅酒馆的地下空间比上面足足大了三倍有余,四周的墙壁上,还拥有各种封闭的单间和可供交谈的密室。

    当布莱恩三人进入大厅时,  一些长相凶恶的冒险者用无聊、敌视抑或好奇的目光盯着他们,剩下的则聚在中央的大坑边沿,观看决斗。

    月精灵曈昽只是旁若无人地跟在身后,就吸引住了不少目光,但自始至终都无人敢上前搭话。

    布莱恩将目光放到围观的大土坑内,他看到一只有着土狼般狰狞面孔和肮脏的暗红色鬃毛的豺狼人,  被押解着丢入土坑里。

    随着人群的欢呼和尖叫,  豺狼人的对手,一个身材高大,  手持长矛的人类奴隶被解开脚链。

    两者立刻厮杀在了一起。

    人类奴隶的长矛刺击凭借武器长度的优势,率先限制住豺狼人,但是当豺狼人的尖牙和利爪攻入长矛的圈内,就只剩下单方面的屠杀。

    这场决斗结束得比想象中还要快,豺狼人将人类的心脏剜出来,血淋淋地举过头顶,猛咬一口,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顿时,血腥与疯狂,四溅的鲜血和下注人癫狂的欢呼声交错在一起,回荡在昏暗喧嚣的竞技场。

    “大多数人都怀有对鲜血的欲望,这并不意外,竞技场正好可以满足他们,从而让漠口镇变得更加安定稳定。”巴勒瑞斯瞥了眼竞技场,用低沉的声音说:

    “对那些被定罪必死的罪犯,在竞技场的决斗审判,也可以给予其证明清白重新做人的最后机会。但是现在的竞技场早已变成了奴隶主和商人们压榨利益的工具。”

    布莱恩微微点头,  表示认同他的话语。

    由于漠口镇是沙漠边缘最繁华的城镇和聚居地,  属于无数冒险者和各种商团歇脚之地。

    所以,这座城镇自建立以来,竞技场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若是从本质上来说,竞技类似于一种崇高的仪式,并非单纯的杀戮和致命的艺术,而是勇气、技巧和力量的展示。

    但是现在,更像是残酷的地下角斗场。

    就当他们即将朝竞技场四周的密室走去时,一个身着海青色丝绸长袍,手持一根短皮鞭的奴隶商人的话语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诸位!”这位肥胖的奴隶商人站在土坑的最中央大喊道:

    “碎颅竞技场今晚安排了一出好戏,一头大熊对三个小男孩,一个男孩浑身沾满蜂蜜,另一个沾满鲜血,还有一个沾满腐烂的鱼,现在你们可以押注熊到底先吃哪个.......”

    狂野而亢奋的尖叫,就像鬼哭狼嚎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疯狂回应着一只被关在铁笼里的棕熊。

    布莱恩听到身旁的巴勒瑞斯因拳头攥紧而发出的关节声响,这位老剑圣脸色平静,  但动作显示出他内心的愤怒。

    “走吧,  不要耽搁了正事。”他瞥了眼关在铁笼子里的棕熊,嘴角浮过一抹笑意,  示意巴勒瑞斯带路。

    三人正欲离去时,土坑内突然传来铁笼子被自动打开的哐当声响。

    紧接着,饥饿的棕熊怒吼一声,瞬间将毫无防备的奴隶商人扑倒。

    势大力沉的熊掌,结结实实地拍在奴隶主的脑门上,就像被石头砸碎的西瓜,红白之物流了一地。

    棕熊的瞳孔充血,肌肉如波浪般往复流转,咆哮着在土坑里狂奔,追击视线内的一切活物。

    “这老板未免也太敬业了吧!”

    “看来蜂蜜和鱼还没有老板更有吸引力。”

    “这下好了,三个小孩儿,压谁都是输,老板赚大了啊!”

    受鲜血与杀戮的刺激,围观的群众里传来欢乐的起哄声,整个竞技场一下子变得更加亢奋起来。

    守护在一旁的护卫们,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棕熊的追击中,叫喊着四散奔逃。

    布莱恩皱了下眉头,趁三个小孩儿还没有被放到土坑里时,他利用魔法悄无声息地解开了铁笼子的锁链。

    但是这种棕熊爆发出来的力量明显是被加持了「狂暴术」,不然的话,也不会把那几个护卫追的团团转。

    就当他感到不解时,突然注意到月精灵曈昽嘴角勾起的坏笑。

    只见她灰白色的眸子闪烁一下,土坑内的棕熊周身浮现出一道防护屏障,及时阻挡住了护卫们的挥砍刺击。

    看到这个月精灵女孩儿竟然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下,如此娴熟而又快速的丢出魔法,布莱恩心中的疑惑瞬间得到证实。

    他终于判断出对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月精灵影舞者曈昽。

    想到这里,他已经大概可以确认她的真实身份。

    一段小插曲过后。

    在巴勒瑞斯的引领下,他们来到了龙骸佣兵团团长的密室。

    布莱恩率先跨进这间地毯铺就的昏暗房间,月精灵紧随其后,巴勒瑞斯进来后将门关上,神色冷漠地堵住门口。

    他看到房间的主人是个似乎永远不会衰老的男性。

    他皮肤苍白,神情慵懒,留着长长的淡黄色头发,他的双手搭在大腿上,面庞消瘦而生硬。

    这是精灵的特征,至少一部分是。

    他的眼角比人类更为上扬,眼睛却隐藏在如人类般宽大的额头投下的阴影里,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金芒。

    龙脉术士萨洛,龙骸佣兵团的团长,布莱恩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接着,他的目光又移向另外一人。

    这是一位男性人类游侠,漆黑长弓挂在身后,腰间悬挂着两把弯刀,他瘦得像把尖刀,面上却好似永远都带着热情的笑容。

    游侠普兰达,龙骸佣兵团的副团长。

    短暂的寂静中,门外传来了某个被棕熊击倒发出的骨头碎裂和呻吟声。

    “说好的两人,你们怎么多来了一个人。”人类游侠打破沉默,目光落在月精灵曈昽曼妙的身段上就再也挪不开了。

    “看不出来吗?她不是个人。”布莱恩瞥了眼身旁的女孩儿,笑着强调道,“她就是个娘们儿。”

    曈昽被布莱恩冷不丁的一句话吓了一跳,她强压着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的冲动,在两名佣兵的注视下,迎上游侠肆无忌惮的目光,玩味儿地说,“怎么,你们不相信,要不要我把衣服脱了给你们看看?还是说你们怕了?”

    “真的?”游侠普兰达眼睛一亮,正欲继续说下去,却被身旁的团长打断。

    “那倒不必须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你们钻了空子,这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很不好。”佣兵团长萨洛抬头看布莱恩一眼,深吸一口气,用不急不缓的语气说:

    “当然,三对二对我来说,算不上多大优势,但总有好处,在这世上,尤其是我们这些亡命的佣兵,必须抓住诸神赐予的每一点恩泽,这是我花了许多代价才学到的这一课。坐吧,布莱恩先生,说明来意,我保证,在听你说完之前不会动手。”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在这些虚礼上客套来客套去了。”布莱恩坐到椅子上,望向佣兵团长,直言道:“我想你应该清楚,人与人第一次见面,都会不由自主地打量对方的身份与身价,然后再选择,是给对方跪着,还是让对方给他跪着。”

    “这种话你还真敢说出口,我真佩服你的勇气。”佣兵团长萨洛轻笑一声,端起酒杯,轻抿一口葡萄酒,“你难道不知道吗?野猪驯化成家猪,野牛驯化成家牛只对猎人有效,对于野猪和野牛并无好处,反而有害,因为这种驯化的目的只是为了消除他们的抵抗,更加方便猎人宰杀罢了。”

    “我倒是觉得,你这个比喻一点都不恰当。”布莱恩笑着反驳道:

    “我承认你们是佣兵,还是漠口镇至今为止,出现的最强的一支佣兵团,但是在我看来,貌似可怕却只能看家护院,你们有速度,有力量,够凶猛,也颇具武艺,但流血的冒险对保护领地毫无裨益,雇主只需利用佣金就可以宣告敌人出场,打了胜仗就能包扎伤口用神术止痛,此时危险已经过去,还可以尽情吃喝嫖赌,直到下一场战斗开始。

    但是对王国的骑士而言,战斗永不会终结,威胁无所不在、无时不在,无论日夜。没有佣金宣告敌人出场,因为他们保护的是朋友、兄弟、孩子,甚至是妻子。为了领地一个小时的战斗,王国的骑士会花费一万个小时来守望、等待。如果拥有更好的选择,谁愿意过着亡命的生活。”

    佣兵又称之为雇佣兵,职业的佣兵不同于本质上为了探索未知才会出现的冒险者们,他们本就是一群拿钱办事的家伙。

    与其中偶尔混杂着德鲁伊、牧师或圣武士这种大多数品德高尚且推崇平衡和正义的冒险者不同。

    而且佣兵的成员还大多由战场上的逃兵、被通缉的罪犯、小偷组成,甚至做起事来也毫无底线。

    这就是布莱恩印象中,物质世界的佣兵们普遍存在的现状。

    不过,同样也有少数原则性极强的佣兵团。

    他们的目的几乎都如出一辙,先是将自己的名声打出去,最后再想方设法地加入值得自己认可的体制势力。

    阿拉贝城的女领主就是借助佣兵的势力起家。

    布莱恩自然也知道自己在建立领地时,这些佣兵的重要性。

    同时他也明白这些亡命佣兵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佣兵团长听完他的话语,并没有直接作答,而是利用喝酒的功夫,迅速与一旁的游侠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放下酒杯,面带微笑地说:

    “这位朋友说的倒是挺有道理的,如果有的选择,谁不想拥有一颗可以乘凉的大树,这就是我们不远千里来到漠口镇的原因。

    但是你要知道,无论在什么地方,一场战争结束,另一场战争开始,总有某些人在某些地方攻打另一些人,或许我们在这里饮酒时,某个领主的脑袋已经落入另一个领主的手中,自由民和奴隶主也会不甘寂寞地审视着商会会长的脖子,磨刀霍霍,甚至连埃诺奥克沙漠的至高王也有可能站在浮空城上,等待漫天黄沙席卷而至,趁机出动,所以,在我看来,你似乎并不能给予我们应有的安全感。”

    “安全感?”布莱恩故作不知地询问,“你指的是......”

    “出于职业的素养,我不方便透露。”佣兵团长回答,“但是你应该能够猜得出来。”

    “原来如此。”布莱恩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故作不屑地冷哼一声,用略带嘲弄的语气对他说:

    “如果你认为一个偌大的王国连你服务的势力都不如的话,那就当我没说吧,我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跟你们废话。”

    说完,他不经意间地向他们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紫龙印戒,以及浮过的一道魔法灵光。

    事实正是如此,相较于邪恶势力散塔林会,大多数人更愿意相信科米尔王国,去加入到他们的体制内。

    布莱恩又一次在内心暗自感谢送自己戒指的女孩儿,如果没有这枚象征权利与地位的紫龙印戒,他根本不可能如此顺利地走到这一步。

    佣兵团长萨洛看到刺目的紫光一闪而过,他淡定的目光中浮过一抹震惊,并立即意识到,眼前这位神秘人的真实身份竟然是来自科米尔王国。

    他与自己的同伴暗自对视一眼,内心一下子开始犹豫起来。

    “我知道阁下是一名接受过上古红龙之血洗礼的龙脉术士。”未等对方开口,布莱恩抢先说道:

    “但是我看你眼窝深陷,步伐虚浮,嘴唇干燥,双手打抖,说话还有气无力的,显然你血脉紊乱的后遗症已经到了晚期。若是不能及时处理的话,不要说进阶传奇领域,恐怕连小命都保不住。”

    龙脉术士属于一种进阶职业。

    这个强大的职业主要有两种方式就职。

    第一种是自行苏醒龙族血脉,在保留术士施法能力的同时,不断地获得龙族血统的属性加成。

    这种进阶方式要求极高,大部分都是在半龙人或血脉觉醒的狗头人等各类龙裔里面产生的。

    第二个办法就是屠龙。

    在屠龙后可以通过一个特殊的进阶仪式:龙血洗礼,将龙族的能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在这个仪式过后,就可以继承龙族的力量和魔法能力,去逐步挖掘龙族血统的奥秘。

    但是这种方法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缺陷,龙血洗礼就意味着自己的血脉中混杂了真龙的血统。

    你在继承真龙血统的各种强大能力的同时,你纯粹的血脉也遭受到了龙血的污染,令龙血洗礼者的意识会受到影响。

    事实上,认真追究的话,兽化人诅咒还是有点类似于龙血洗礼的弱化版。

    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龙血洗礼没有传染性。

    所以,龙脉术士通常都是由野蛮人或者战士进阶而成。

    因为这类职业者在战斗时,通常只需莽下去就可以,然后莽着莽着就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若是施法者接受了龙血洗礼,他们就会受龙族血脉的影响,很难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去钻研魔法。

    龙脉术士萨洛的情况更糟。

    他接受的龙血是来自上古红龙之血,强大的真龙血统自始至终都随着他不断动用自身的龙脉之力,而悄无声息地影响着他的意志,渐渐将他向一头邪恶红龙的方向引导。

    这种影响会随着他实力的提升,逐渐加重,直到丧失真正的理智为主。

    所以,许许多多的龙脉术士,他们的下场最终都是死在这种控制不住自身力量的道路上。

    他们的死亡占比,足足高出兽化诅咒死亡的兽化人的十倍以上。

    不过,凡是成功扛过去的,都变得非常强大,属于开挂级别的存在。

    若是没有任何后遗症,一次龙血洗礼就能够培养一名强大的龙脉术士。

    那么,这个世界的龙,恐怕早就被某些强大存在杀得绝种,或者被直接豢养起来,充当可再生血库,源源不断地生产龙脉术士。

    这就是一个风险与收益的问题。

    “你直接说他纵欲过度,身体已经虚的不行就好,何必那么拐弯抹角的。”月精灵曈昽冲佣兵团长眨眨眼,调侃道:“这一看就知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自始至终都非常淡定的萨洛,那略显苍白的脸庞上,瞬间浮过一抹尴尬。

    显然,布莱恩猜得并没有错,曈昽说的也没错。

    随着真龙血统的影响,让他渐渐继承了龙族强大的欲望,却没有获得等同于欲望的体质。

    这样下去,欲望得不到发泄的后果,可想而知。

    “我这里有一个可以值得尝试的办法,去抑制你的后遗症,让你拥有更多的时间去冲击传奇领域。”

    传奇之所以称之为传奇,并不是它的名字叫传奇,而是它足够强大,才被叫做传奇。

    无论什么职业,当他们达到传奇领域,就会获得类似肉体和灵魂同时升华的效果。

    这类后遗症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布莱恩说出自己的目的,又提醒道:“不然的话,你最多只能动用三次左右的龙脉之力,你就会彻底迷失自己的意志。”

    想要让自身不受血脉紊乱的影响,对他们玩家来说,无非就是个人意志属性过低,导致每次动用龙脉之力,意志豁免都是失败。

    所以,解决血脉紊乱的方法,就是提高一个人的意志属性。

    自从他获得传承自九剑神殿的漠风派武技后,心中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传承自东方帝国的职业,包括武僧和剑圣,他们都拥有一套专属于这个职业的练气法门。

    因为除了施法者外,他们的能力大多数都是以‘气’之能量去驱动,也可以说是武侠中的内力或真气。

    九剑流派的剑技同样也是如此,就好比一套完整的剑技,需要内功心法辅助是一个道理。

    所以,他就想着利用漠风派这个以火元素能力为主的剑术,去抑制同样是火属性的红龙血脉带来的后遗症。

    两者相辅相成之下,说不定真的有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若是这个方法真的可行,他就能够培养出一批修习漠风学派剑术的龙脉术士。

    这是他得到漠风派剑术后,就开始考虑的。

    如今,看到眼前的龙脉术士团长,简直就是一个非常符合自己标准的实验对象。

    毕竟对方的实力已经属于四阶典范巅峰,若是药量过大,也不会被轻易玩坏。

    当然,这些话他是绝不可能对他说。

    “你真的有办法?”被点中要害,佣兵团长萨洛无法保持住自己的淡定从容,也顾不得尴尬,看着眼前的布莱恩,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连忙询问。

    “我不保证这个方法一定能够成功。”布莱恩微微点头,对他说,“但可以值得尝试。”

    这并不是说只需修炼漠风学派的剑术就可以。

    在修炼此剑术的过程中,他们还必须服用能够让自身保持宁静祥和的火属性魔法药剂。

    这种药剂布莱恩已经让无光林地的蕈人王和涡石地道的灰矮人炼金术士,利用地底菌类植物的特性帮他研究调制。

    “你就这么相信我一定会同意吗?”

    意识到突然失态,佣兵团长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冷静地说,“我不得不佩服阁下的勇气,你说的这么清楚,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就不怕我立即反悔,把你抓起来,逼你就范?”

    “你若敢动手,我就当场宰了你,戳开你的肚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心肠!”

    布莱恩身后的巴勒瑞斯踏前一步,掀掉披在身上的斗篷,露出略显苍凉的面容,用锐利的双眼望向佣兵团长,冷冷地说:“萨洛,你太让我失望了,难道你连自己的底线都忘了吗?”

    听到如此熟悉而恍惚的声音,佣兵团长萨洛神色一惊,下意识地抬头望去。

    他看到站在布莱恩面前的是一名灰白色长发披散的老者,锐利的双眼周围有深深的鱼尾纹,然而岁月并未压弯他笔直的脊背,也没磨损他凛然的气势。

    “巴勒瑞斯大哥!竟然真的是你!”

    萨洛立刻认出他的身份,声音略显颤抖地喊了一句。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没想到自己的漠口镇之行,竟然获得了这么大的收获和惊喜。

    布莱恩见此,微微一笑,拽着月精灵曈昽的袖子,走了出去。

    这就是他的依仗,也是他为什么会如此花费心思想要收服巴勒瑞斯的真正原因。

    而他之所以没有让他第一时间暴露身份,只是为了试探一下对方的品性,看看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培养。


同类推荐: 巫师自远方来网游之全球在线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英雄联盟:上帝之手我的游戏能提现逍遥梦路异界那些事儿我是瓦尔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