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傲世中文网
首页无限模拟:从木叶到型月 第一百二十五章 雨隐村

第一百二十五章 雨隐村

    巴巴托斯,你干点儿正事吧。

    现在不是该你出场的时候啊。

    李向忍不住吐槽了两句。

    巴巴托斯的出现,证明圣杯战争已经不再是他记忆中的圣杯战争。

    更像是FGO中的特异点。

    换句话说,历史出现了偏差。

    就是不知道打败巴巴托斯后,会不会掉落什么材料,或者给个圣杯。

    间桐脏砚能召唤出它,是因为他是所谓的魔神柱家系。

    至于他们家族的祖先与魔神柱发生过什么就不得而知。

    李向看着巴巴托斯, 问道:“找我什么事情?”

    “自然请你去死。”

    巴巴托斯脸上露出了狂热之色,“能为王的事业添砖加瓦,你死得其所。”

    七十二魔神柱在传说中归属于魔术王所罗门。

    在型月中有所不同,它们说的是王是在所罗门尸体上成长起来的人王盖提亚。

    FGO游戏第一部中的最终大boss。

    巴巴托斯说完后,开始了变身。

    原本有个人样的它出现了它的真面目。

    一根长满血红色大眼睛的圆柱。

    它的身体急速膨胀,将大圣杯仪式完全包裹, 宛如冲向天庭的如意金箍棒。

    空洞的顶部陡然被顶开。

    灰尘和落石簌簌而下。

    “走!”

    阿斯塔蒂搭在李向的肩膀上后,魔力涌出,就是一个瞬移。

    他们出现在柳洞寺内。

    只见刚刚的位置已经被魔神柱填满。

    巴巴托斯体外所有的眼睛猛然凝视着李向和阿斯塔蒂。

    黑色十字的眼瞳中顿时疾射激光。

    近乎无穷的魔力使得柳洞寺处在一片风雨飘摇之中。

    屋顶上的杂草、灰尘等尽数被吹飞。

    李向其实不擅长应付这等大规模的攻击。

    他虽然有不少群攻忍术, 但奈何他的魔力比起巴巴托斯而言,就是水滴和大海的区别。

    而这么大一根圆柱,近身攻击能不能有效也很难说。

    李向就算把他的汉剑刺进入,于它而言,就像是一根牙签。

    动手的是阿斯塔蒂。

    她的应对永远很简单。

    三颗绿宝石被扔了出去。

    触碰到空气就陡然亮了起来,就像是车灯一样。

    无数道光以宝石为中心,向着四周炸开。

    李向眼睛微眯。

    视线中只剩下了血色和绿色。

    它们仿佛饥饿的野狗撕咬在一起。

    短时间竟然不相上下。

    但好在还是阿斯塔蒂更深一筹。

    剧烈的风浪吹拂。

    李向站在原地,听到巴巴托斯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不可能!你到底是哪位从者?!”

    虽然没有嘴,但它的声音依旧很清楚传递出来。

    作为魔神柱,又有大圣杯的加持,能战胜它的从者不超过七位。

    也就是被选定的冠位从者或者冠位候补。

    比如梅林、吉尔迦美什、王哈桑、俄里翁等。

    李向和阿斯塔蒂没有回话。

    跟魔神柱聊天没有任何意义。

    “歧路之时已至!”

    巴巴托斯气得当场念了一句诗。

    当然它也不是闲得无聊。

    这是它的技能。

    随着话音落下,它全身上下的眼睛急速转动,只见一道血光如同涟漪一般迅速扩展。

    “小心,是诅咒。”

    阿斯塔蒂一眼就认出了它的本质。

    并非是普通的魔术或物理攻击,而是更加麻烦的诅咒。

    按照时钟塔的说法,诅咒必须要通过媒介才能施展。

    但巴巴托斯显然不是普通的魔术师。

    李向完全没有在意, 他有四神地相的天赋,拥有对于弱化状态技能的抗性。

    阿斯塔蒂也没有使用宝石魔术。

    伴随着无形的波纹,一顶巨大的王冠,出现在她的头顶。

    李向微微一怔。

    他也在王冠的范围内。

    血色的光芒触碰到王冠立即消融。

    “你是伊什塔尔?”

    巴巴托斯认出了这顶王冠。

    乃是作为天之王女伊什塔尔神权的象征。

    “哼,不愧是藤丸立香,能在圣杯战争破格召唤出神灵从者。”

    巴巴托斯的血色眼睛亮了起来。

    魔力如同风暴在疯狂肆虐。

    既然是伊什塔尔,普通的攻击自然无法奏效。

    “通晓一切,故而对一切叹息。”

    巴巴托斯又开始念起了台词,或者说魔术吟唱,“烧却式·巴巴托斯!”

    绵延的火海在柳洞寺的上空凝聚。

    其范围之广,几乎将整个冬木市笼罩。

    但没有任何温度。

    无数注意到这一切的人们目瞪口呆仰望着天空,以为出现了幻觉。

    更有不少人高喊末日降临。

    不过来得快也去得快。

    只出现了一秒的时间,就尽数消失。

    此时的巴巴托斯看着四周的星辰,陷入了失声状态。

    它的身躯已经足够庞大,但此时就如同一根小草,在随风摇摆。

    这辈子它第一次体会到渺小二字。

    巴巴托斯作为魔神之一,具有极为渊博的知识,它很快意识到自己并不认识周围的星辰。

    陌生的宇宙。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任何从者都诞生于英灵座,他们全都生活在苍辉银河中。

    “你到底是谁?”

    巴巴托斯忍不住问道,“你是来自于苍辉银河之外的从者, 但为什么要帮助迦勒底?”

    苍辉银河便是现在这个宇宙的名称。

    阿斯塔蒂看着它,说道:“这就是命运。”

    她抬起手,无尽的金光将巴巴托斯彻底笼罩。

    身躯颤抖着落下破裂的血肉。

    光芒闪过,很快就没有了踪迹。

    李向挑了挑眉,果然没有材料掉落啊。

    到底不是游戏。

    视线中的银河缓缓退去。

    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震撼异常。

    以从者之躯驾驭整个银河,称为冠位从者已经是绰绰有余。

    只是抑制力恐怕也没有预料到这一幕吧。

    毕竟七位冠位是由盖亚和阿赖耶挑选的。

    但对于它们而言,这是一件好事。

    它们的目的是拯救人理,让这个星球顺利延续。

    有阿斯塔蒂的帮助,显然会比以往更加轻松。

    李向重新来到柳洞寺下的大空洞,如他所料,遗留下的圣杯魔术阵已经被破坏。

    而且是那种彻彻底底的不可逆转的伤害。

    毕竟巴巴托斯的身躯太过庞大。

    这个大圣杯也无法承受,直接裂开。

    “某种意义上说,省去了我们的麻烦。”

    李向的目的是过来销毁圣杯魔术阵的,如今这副模样,也不用他动手。

    忽然他想起了一个事情。

    如今大圣杯被毁,是不是意味着它召唤出来的从者也会消失?

    从者作为使魔现世,将会消耗极大的魔力。

    支撑从者的魔力其实绝大部分是由大圣杯承担。

    如果单独让御主提供,类似卫宫士郎这种半吊子,直接被瞬间榨成人干。

    不过好在他和远坂凛的从者已经被抢。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李向离开了底下大厅,回到柳洞寺。

    就听见了空气中咔嚓的声音。

    卫宫士郎满身伤痕掉了出来。

    他没有死亡。

    而红A不见了踪迹。

    李向暗道不愧是男主角啊,又一次反杀了从者。

    只能说红A的主角光环已经过期。

    在《魔法少女伊莉雅》的卫宫士郎更加离谱。

    一夜之间结束了圣杯战争,还脸接乖离剑。

    相较而言,这个卫宫士郎也就那样吧。

    李向走到他的面前,双手冒出绿色的光芒。

    卫宫士郎瞪大了眼睛,他身体上的外伤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失不见。

    片刻后,就剩下暖洋洋的感觉。

    “治疗魔术。”

    李向随口瞎扯,其实是掌仙术,“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结束?”

    卫宫士郎有些茫然。

    说实话,他的圣杯战争体验相当不妙。

    被间桐慎二逼着召唤了阿尔托莉雅,之后又被红A和远坂凛追杀。

    好不容易训练了几天,剑术提到了大幅度提高。

    来不及展示,就直接遭遇间桐脏砚和红A,失去了阿尔托莉雅。

    最终进入无限剑制中拼死拼活。

    卫宫士郎现在的心情,就是他连圣杯都不知道长啥样,就结束了?

    这也太快了吧。

    “嗯,出了意外,圣杯已经没有了作用。”

    李向想了想,还真不好解释。

    只能说是间桐脏砚违规操作,在和阿斯塔蒂打斗中把魔术阵毁掉。

    卫宫士郎张了张嘴。

    听起来挺合理的。

    就是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有没有去时钟塔的想法?”

    李向挑明了说道。

    卫宫士郎的天赋不用说,光是一个无限剑制就足以成为魔术协会的冠位魔术师。

    如今他无依无靠,孤儿一个,去时钟塔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李向邀请他,自然是希望他的主角光环哪天能帮上忙。

    “时钟塔……”

    卫宫士郎想到了红A,沉默地点了点头。

    他虽然嘴遁说服了未来的他,但他确实想去体验下他的经历。

    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坚持下来。

    他的愿望自始至终没有改变,要当正义的伙伴。

    时钟塔无疑是能提供给他舞台。

    李向把他拉起来。

    原本在柳洞寺外打架的阿尔托莉雅和斯卡哈消失不见。

    正常情况下,分出胜负,肯定只会死一个。

    现在两个都失踪,除了同归于尽外,也只有大圣杯这个可能。

    去爱因兹贝伦城堡,看看美游和赫拉克勒斯就能明白真相。

    李向三个人离开了柳洞寺。

    在阿斯塔蒂的带领,来到远坂凛的小洋房。

    一番解释后,她也露出和卫宫士郎相似的表情。

    未免太过于草率了吧?

    她准备十几年,结果就这?

    毫无游戏体验。

    李向提起了去时钟塔的事情。

    远坂凛答应得很爽快。

    因为她现在也是孤儿,本来还有个监护人,言峰绮礼,但已经死亡。

    外加她想去见如今唯一的亲妹妹远坂樱,自然不会犹豫。

    将男女主拐跑的李向心情不错。

    颇有一种玩游戏点亮图鉴的感觉。

    现在就剩下另一位女主,伊莉雅。

    他和阿斯塔蒂来到了爱因兹贝伦城堡。

    “圣杯战争结束了吗?”

    伊莉雅看起来情绪低落。

    美游是她难得的好朋友,赫拉克勒斯虽然不会说话,但一直保护着她。

    如今两个人都消失不见。

    “你要是想再见到他们两个,就去时钟塔吧。”

    李向开口说道。

    既然他是藤丸立香,那么迦勒底的建立不可避免。

    到时候再把他们召唤出来就行。

    “真的吗?”

    伊莉雅立即抬起了头,看着他。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虽然你是个萝莉,但我不是怪蜀黍。

    而且伊莉雅只是长得像萝莉而已,实际上她已经超过了十八岁。

    是卫宫士郎的姐姐。

    她的身体因为魔术而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李向忽然有点儿好奇,苍崎橙子给她做了新的身体后会继续成长吗?

    讲道理,应该会的。

    苍崎橙子制作的人偶是和原身一模一样的。

    也就是伊莉雅改造之前。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会停止发育。

    又少了一个合法萝莉啊。

    咳咳。

    总之,李向的任务完成。

    卫宫士郎、远坂凛、伊莉雅。

    三个天才打包扔给韦伯。

    他一定会相当开心的。

    大概。

    李向等了两天后,伊莉雅单独一个人离开了城堡来到幽灵洋馆。

    而远坂凛和卫宫士郎早就交代完毕。

    其实也没啥好收拾的。

    反倒是卫宫士郎和藤村大河解释破费了一番口舌。

    五个人踏上了伦敦的归程。

    时钟塔虽然欢迎魔术师加入,但也不是那么随意。

    不过好在阿斯塔蒂的面子足够大。

    拥有君主推荐信后,入学就变得相当简单。

    因为需要时间,他们三个就暂住到阿斯塔蒂的城堡。

    就是远坂凛和远坂樱的姐妹相见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原作中至少她们在同一所高中经常见面。

    但现在就只有小时候的情谊,早就忘记得差不多。

    李向也帮不上忙。

    圣杯战争结束,暂时没有其它事情。

    他又有时间摆弄他的模拟器。

    五个天赋。

    李向犹豫了一段时间,选择了伶牙俐齿、记忆保留、七窍玲珑心、湖之加护、死徒二十七祖。

    前三者不用说,带上肯定没问题。

    湖之加护能免疫水遁。

    死徒二十七祖不死不灭,省下模拟币。

    【人生无限模拟器加载中……加载完成。】

    【我们的口号是用心创造奇迹,没钱也能快乐。】

    【当前世界:火影忍者。】

    【相关事件:晓之崛起。】

    【模拟开始。】

    【0岁,你出生在雨隐村,父母双亡,被孤儿院收养,取名夜雨。】

    【3岁,你尝试着开始修炼,因为身体未曾发育的缘故,进度比较缓慢。】

    【4岁,你认识到自身的天赋一般,便以体术为主,忍术为辅。】

    【6岁,你加入了忍者学校,名气逐渐在雨隐村流传。】

    【8岁,你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当天,被通知去见雨隐村的天使大人……】


同类推荐: 万界天尊唐朝好地主我是全能大明星一池霜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重生之综艺我最爱术士战纪神级幸运星